财新传媒

美国革命中的思想、利益和可信承诺

来源于 《比较》 2023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23年04月01日
文|杰克·拉科夫 安德鲁·鲁滕 巴里·温加斯特

五、从帝国到独立:危机叙事

  在七年战争结束到《独立宣言》发表的这段时间里,英国和殖民地的关系并非持续恶化,而是随着政策推行和退出的周期而起伏。每个周期都始于英国采取新的殖民地政策,并以殖民地做出令人不快的反应而告终。这反过来又导致英国对殖民地采取更严厉的政策,更多地尝试通过强制执行的方式解决问题。而当英国放弃这些更激进的法案后,大西洋两岸要求广泛改革的运动就结束了,每一次循环都是如此。之后,整个周期又将从英国提出一些新的政策而重新开始。这段历史是众所周知的,我们只在下面概述其中的重要部分。

  如前文所述,战后英国面临的直接问题是如何管理新帝国。英国的胜利引起了几个新的战略思考:首先是在新获得的领土上发生叛乱的威胁;其次是在殖民地向西扩展的压力下,人们越来越担心与印第安人的冲突会加剧;再次是法国人在加勒比地区仍然拥有势力,这可能威胁到一些没有得到很好保护的殖民地。

  为了回应这些担忧,英国政府建议在殖民地永久驻军。由于七年战争造成了新的财政负担,如何支付驻军费用是个复杂的问题。战争增加了英国公众的负担,全国债务几乎翻了一番,从7 000万英镑增加到1.3亿英镑,同时预算增加了10倍,从1 400万英镑增至1.45亿英镑。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殖民地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防御费用。

  为了从殖民地筹措资金,1764年4月,议会通过了《糖税法案》。该法案旨在“从美国筹集收入,用于支付为美国提供防卫、保护和保障之类的费用”(Greene,1986)。为实现这一目标,该法案降低了糖的关税,但要求必须充分征税。为确保征税能够顺利进行,违规者将不再由当地法院审判,而是在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的一个特别海事法庭审判。

  殖民地反对这部法案,但并非因为不想支付驻军费用。事实上,马萨诸塞州甚至请愿允许立法机构提高税收以向英国支付款项。殖民地反对该法案的理由是,英国议会向殖民地征税是违宪的。

  除了对糖征税外,该法案还告知殖民地议会,英国议会正在打算通过《印花税法案》,要求所有商品只有贴上印花税票才能出售。英国议会对《印花税法案》展开了激烈辩论。支持者称,殖民地是“我们怀抱中的孩子”,并问他们是否“愿意贡献一些自己的力量,以减轻我们承受的沉重负担?”(Morgan and Morgan,1965,第69页);反对者认为,这部法案难以执行,曾担任驻美英军指挥官的盖奇将军提到,“除非法案本身可执行,否则只有靠相当大的军事力量才能做到”(Tuchman,1985,第158页)。还有一些人警告,这种行动将代价高昂,因为美国人“是一个精心守护自由的民族,一旦自由被侵犯,他们就会保护它——但这个话题太敏感,我就不多说了”(Tuchman,1985,第152页)。

  殖民地向英国议会提交请愿书以反对该法案,但是议会拒绝了,理由是这些请愿书涉及相关的税收法案,在法案通过之前,议员们不能对这些法案进行游说。此后,殖民地发起了一场宣传活动,并组织了一些抵制运动。这些抵制运动被称为“不进口运动”,使英国蒙受了不小的贸易损失,美国从英国的进口额由200万英镑下降至170万英镑。

  也许更重要的是,这场运动为后来殖民地反对帝国的其他政策奠定了基础。在反对该法案时,殖民地反对的并非法案的内容,而是其违宪性。他们援引各种先例和宪法理论,认为该法案代表了帝国内部权力的重新分配,但这种新变化会在以后伤害他们。特别是,他们坚持认为,虽然英国人可以监管帝国,但他们不能向殖民地征税,因为殖民地在英国议会中没有代表。

  抵制的效果足以迫使英国人重新思考他们的政策。许多英国人反对任何让步,担心这样会显得软弱,并鼓励殖民地得寸进尺。因此,内阁成员诺辛厄姆(Lord Northingham)勋爵声称,废除这些法案意味着“英国将被美洲征服,反而成为自己殖民地的一个省”(Tuchman,1985,第163页)。甚至那些想要改变政策的人也担心,这样做意味着他们在帝国宪法结构上向殖民地让步。

  最终,英国废除了该法案,同时通过了《宣示法案》(Declaratory Act),这部法案类似于之前在爱尔兰通过的法案,宣称议会是至高无上的,不受限制的,因此,它通过的《印花税法案》是合宪的(Greene,1986,第85页)。在议会这样做的过程中,它并没有确立权力或权利,而只是宣布它们已经是什么。

  在这一年的晚些时候,英国议会又通过了《驻军法案》(Quartering Act),重新讨论了支付军队费用的问题,该法案规定了殖民地议会必须为英国军队提供的经费。当纽约议会拒绝对这笔费用进行表决时,英国议会通过了《纽约暂停法案》(New York Suspending Act),该法案使纽约议会的所有法案无效,直到它投票决定为军队提供费用。这种暂停导致了殖民地的另一轮抗议。

  1767年1月,汤森提出了一项预算,继续对新英格兰地区的土地征收高额税收。由于殖民地怨声载道,他提出可以降低税收,但条件是议会不必支付殖民地的管理费用。为了弥补较低的税收,汤森提议可以对殖民地征收一系列关税,其中包括对茶叶征收关税。该法案在5月通过后,马萨诸塞州议会发出了一份通告,要求其他殖民地一起进行联合抵制。但负责美国事务的大臣给马萨诸塞州议会发了一封信,威胁说如果他们继续抗争,就会解散这些地方议会。然而这一威胁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原本不打算跟随马萨诸塞州的其他殖民地议会此后也纷纷支持马萨诸塞州。

  波士顿因此出现了动荡和骚乱,盖奇将军不得不召集船只和军队,这反过来又导致殖民者开始了抵制英国商品的新行动。这波行动在夏末蔓延到了所有的殖民地,并持续到第二年。其结果是,殖民地与英国的贸易下降了1/3,而英国只收到了1/10的殖民地驻军费用。该法案最终在1770年5月被废除,但为了避免殖民地进一步提出主张,英国议会没有废除该法案的序言,序言宣称英国议会有权对茶叶征收关税和税赋。

  另一项重大政策举措是1773年《茶税法案》(Tea Act)的出台。该法案旨在帮助东印度公司,它降低了茶叶关税,同时增加了对茶叶走私的罚款。殖民地的反应是再次抗议该法案违宪,这场抗议在波士顿倾茶事件中达到了高潮,殖民地为了维护宪法主张而销毁茶叶。英国人对这场抵制运动的反应是又一次强行通过了《强制或惩罚法案》,又称《不可容忍法案》(*10.波士顿倾茶事件后,英国议会在1774年4月接连通过了五部法案,意在惩罚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所在州)。英国政府称这一系列法案为《强制法案》(Coercive Acts),而美国人则称之为《不可容忍法案》(Intolerable Acts)。——译者注)(Greene,1986,第23页)。其中的第一部法案宣布封锁波士顿,直到它支付茶叶费用并交纳关税。一些反对者指出,这可能会产生糟糕的后果:“这部法案的结果是促成一个大联邦来对抗英国的力量”(佛罗里达前政府,转引自Tuchman,1985,第197页)。

  由于这部法案未能在殖民地产生作用,于是议会又通过了三部法案。第一,废除了马萨诸塞州的殖民地宪章;第二,通过了《司法管理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Act),规定殖民地官员将在殖民地以外受审;第三,《驻军法案》允许帝国官员在殖民地议会未充分提供资金的情况下,没收当地财产以支持军队。

  《魁北克法案》(The Quebec Act)把殖民地宣称拥有主权的一些领土划给了加拿大,为了缓解魁北克的紧张局势,该法案试图通过保护魁北克人的传统法律制度和宗教来安抚他们。但是,此前英国一直在努力让各殖民地支持英国国教,魁北克的待遇让其他殖民地感到困惑:为什么英国支持天主教徒的宗教自由,却不支持他们的新教徒同胞?莫非他们是想奴役殖民地?(Greene,1995,第209页)

  为了回应这些举动,整个殖民地的人们呼吁通信委员会(*11.1772年11月由塞缪尔·亚当斯等人建立的宣传和协调反英活动的革命组织,在马萨诸塞州80多个市镇相继成立了许多地方通信委员会。曾组织波士顿倾茶事件。——译者注)召开会议,并采取统一行动。倡导者包括杰斐逊,他认为“不管换了多少个大臣,英国的法案都坚定不移地推进,这显而易见地证明了英国深思熟虑且有组织地打算奴役我们”(A Summary View of the Rights of British America,转引自Greene,1995,第231页)。英国的评论家则认为,如果政策不一致、不连贯、考虑不周,那除了让美国人发疯以外,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在大会上,美国通过了多项决议。首先,他们呼吁不进口,并承诺如果有殖民地做不到,那么他们将不与其往来。他们还宣布,虽然受王室管辖,但不受议会制约。同时,他们拒绝争取独立,约翰·亚当斯认为独立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让一个娇弱的人不敢直视”(Tuchman,1985,第201页)。

  1775年议会召开时,皮特呼吁撤军,并提出了相关法案。但由于他是少数派,最终未能成功。相反,议会宣布新英格兰正处于叛乱状态,需要出动更多的军队。终于,在1775年4月,盖奇将军前往列克星敦缴获了一批武器,战争由此爆发。8月,英国国王发布了《镇压叛乱和暴动宣言》,而大陆会议则提出了《橄榄枝请愿书》(又译《和平请愿书》)。后者遭到了拒绝,1778年英国派出的和平使团也遭到了拒绝,虽然该使团表示,除了独立,英国可以接受美国人早先提出的所有其他条件。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边放

视听推荐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