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货币主义的贫困

来源于 《比较》 2020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2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文|帕特里克·博尔顿

  *Patrick Bolton,哥伦比亚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Barbara and David Zalaznick讲席教授,美国金融学会前主席。本文根据作者于2019年12月12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严复讲座”的演讲整理修改而成。——编者注

  *感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邀请和安排,也特别感谢黄海洲的大力帮助。我的讲座内容基于我们就货币相关问题的共同研究。——作者注

  一、引言

  大家可能很好奇,“货币主义的贫困”这个题目究竟是什么意思。首先要说的是,这个标题并不是说管理不善的货币政策会导致贫困。大家可能会想,也许我是在借用马克思(1847)的著作《哲学的贫困》。但显然马克思的这本书与本文的内容不相关,除非您认为货币理论是哲学的一个分支,但我会努力消除大家的这种看法。可能还有些朋友认为这是在借用卡尔·波普尔(1961)的著作《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但是卡尔·波普尔关注的是截然不同的问题。他批判的是基于历史决定论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而我在这里讨论的是货币主义未能回答的一些基本问题。尤其从现代货币主义的视角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一些最新走势对货币主义提出了一些新的难题。

  在讨论这些难题之前,我想简单回顾一下货币主义理论的历史。这个领域很大,相关文章浩如烟海。我会从弗里德曼和施瓦茨(1965)的《货币与商业周期》讲起,这篇文章是货币主义的开山之作,它的内容比整个现代货币主义理论还要丰富。我发现明斯基(1965)对弗里德曼和施瓦茨的批判也很有意思。金融危机之后,明斯基重获关注,著名的“明斯基时刻”就是他提出的。

  简单定义货币主义之后我会谈到实证方面的难题,以及我和黄海洲(2018a,2018b,2018c,2019)的一系列研究得出的一些观点。我们得出了三个相互关联的观点:第一,货币是一种国家股权。第二,货币是一种主权。这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不言而喻的,但也有很多学者不这么认为。第三,货币是中央银行功能的核心。这一点非常重要,但很多人没有完全理解这一点。最后我会在总结当中提到脸书发行的虚拟货币Libra(天称币)。根据我们的研究结论,Libra不是货币。我也会谈到现代货币理论(MMT)及其局限性。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央军事委员会 e租宝登记平台 郭瑞民 陈小鲁 阿根廷总统 立法法 社会抚养费 非洲象 三年自然灾害 武警部队 二胎政策 陈有西 朱明国 王传福 宏观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