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重新审视美国金融监管体系

来源于 《比较》 2022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2月01日
资料图:杰米·戴蒙。图/视觉中国
文|杰米·戴蒙

  * Jamie Dimon,摩根大通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本文根据作者2009—2020年致摩根大通股东信函的内容编辑修改而成。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们在建立更安全的金融体系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无论以哪种合理的标准看,毫无疑问现在的金融体系已经更加强大,在这方面监管机构是有功劳的。出于监管需要,它们迅速制定了数千条规则、法规和监管要求。政府和监管方也希望能顺利地制定规则,确保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中发生的事情不会重演。

  现在到了我们能够而且应该更审慎地看待大局的时候了,我们应该评估最近的改革是否产生了值得关注的意外后果。美国和全球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诸多监管机构制定了成千上万条新的规章制度,本就极为复杂的金融监管系统被进一步复杂化,而这种复杂性有时候会导致更高的风险。我们应当重新审视或修订大部分的规则规范。

  有些人认为,法规就像是简单的二元权衡:更强的监管体系、更慢的增长,或者相反。我们相信很多时候大家可以创造出二者兼得的监管办法,创建一个更强且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监管体系。

一、监管体系必须与时俱进、着眼未来

  金融世界复杂多变,但监管体系却缓慢而落后。我在2011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贴出了一张“意面图”(见图1),用以说明美国的监管环境已经变得十分复杂。我在这里再次提及是为了说明几点:我们有多个监管机构,规则制定、监督和检查权限存在部分重叠。所有的监管机构都是独立的,没有一个真正的权威部门能够协调管理所有的监管变化,弥合分歧。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的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实际上只是一个召集机构,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有能力做出决策。任何一个机构都有可能影响重大决策的制定进度,这不可避免地会使监管决策过程趋于政治化并影响决策的速度。图2所示的内容可以部分说明上述问题。

  监管机构没有获得足够的政治保护。监管政策需要深思熟虑,在各种相互冲突的目标和风险之间不断权衡、微调。这使得作为关键监管机构的美联储处于尴尬的境地。货币政策对国家而言至关重要,而为了实现货币政策目标,美联储势必要对监管政策做出妥协和牺牲。

  如果我站在监管者的立场来审视监管体系,我会怎么做呢?让我们从基本的监管原则开始: 将安全与稳健置于首位,但不应以牺牲长期经济增长最大化为代价;

   在不可避免的经济衰退和危机中,确保银行继续为客户提供资金支持;

   营造一个公平的国际竞争环境(不需要完美,但需要公平);

   不断评估系统中新出现的风险。《多德-弗兰克法案》提出了很多要求,这些要求与安全、稳健无关,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无关,但平心而论,它们实现了几个基本目标:优质的资本和较高的流动性水平、更严格的压力测试、强大的处置能力以及更优秀的公司治理机制,这使银行体系更为健康。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时期银行遭到重创的情形不会再出现。

  显而易见,我们已经陷入了困境。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多年,《巴塞尔协议Ⅲ》(修订版)还没有形成终稿,也不清楚在完成后,它是否会带来国际竞争的公平性。此外,还有许多内容需要重新修订。例如,抵押贷款规则有待修订,以期让更多的美国人民可以更容易地获得抵押贷款。图2美国的银行资本和流动性监管规则

  注:CCAR,即全面资本分析与评估(Comprehensive Capital Analysis and Review);CECL,即当前预期信用损失(Current Expected Credit Losses);DFAST,即《多德-弗兰克法案》压力测试(DoddFrank Act Stress Tests);eSLR,即增强补充杠杆率(Enhanced Supplementary Leverage Ratio);GSIB,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LCR,即流动性覆盖率(Liquidity Coverage Ratio);SCAP,即监管资本评估计划(Supervisory Capital Assessment Program);SCB,即压力资本缓冲(Stress Capital Buffer);NSFR,即净稳定资金比率(Net Stable Funding Ratio);TLAC,即总损失吸收能力(Total LossAbsorbing Capacity)。

 

 

  这不仅让我们在应对过去的问题上存在时滞,而且还分散了我们关注未来的精力。目前已经有一些新出现的严重问题,需要我们加快重视起来。例如,影子银行的发展、加密货币的法律和监管地位、金融数据的不当使用、网络安全对金融体系构成的巨大风险、人工智能的规范及合乎道德的使用、支付体系的有效监管、私人市场的信息披露以及围绕市场结构和透明度(如订单流付款、高频交易和交易所)的有效监管。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