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再议经济体制问题

来源于 《比较》 2022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6月01日
在几乎所有高收入国家,许多服务于个人需求的活动都能得到补贴,在某些情况下会受到公共监督或管理,理由是一个良好的社会应该为所有人提供服务,不论他们是否有能力支付。这些服务包括儿童保育、养老院、基本医疗以及教育。图:Gary Hershorn/视觉中国
文|理查德·纳尔逊

  Richard R.Nelson,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演化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他和Sideny Winter 合著的《经济变迁的演化理论》被视为演化经济学形成的标志。原文“The Economic System Question Revisited”,载于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Vol.31,Issue 3,2022年6期,第591—609页。

一、引言

  哪种经济体制更好?基于私人企业和市场,还是基于国家所有制和计划?这场持续了几乎整个20世纪的激烈争论已经结束。(* 最自信的胜利呼声或许来自Fukuyama(1992)。)最常被提起的解释是,国家所有制和全面的中央计划有负众望,且不免与专制政治制度有关。但显然,广泛运用市场机制的经济体持续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已大大不同于二战之前。它们大多成功采用凯恩斯主义路线遏止了持久的深度经济萧条,此前这曾酿成了大范围的政治动荡和经济灾难。这些经济体还呈现出后来被称为“福利国家”的许多特征。概括来说,当今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范围比以往大得多。

  虽然这些改革获得了普遍认可,但它们的影响往往被抑制。当被问及诸如美国、英国、欧盟国家或日本等高收入现代经济体如何组织和管理各种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以满足其多种需求时,专业经济学家和非专业人士仍强烈倾向于将这些经济体描述为“自由企业市场经济体”(free enterprise market economies)。这大大简化了整体图景。(* 我早在2002年就呼吁关注这个问题。)

  所有这些国家确实广泛利用营利性企业通过市场销售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这就是许多经济活动和经济部门的主要故事。然而,即使在以市场机制为核心的经济部门,通常也有重要的非市场机制。例如航空客运业受多种法规约束,依赖公有或特许机场,而且在政府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统内运营。虽然营利性企业和市场机制参与了许多重要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但它们仍然从属于其他治理结构。因此,从国家安全到中小学教育,再到城市垃圾收集等领域,政府程序和机构决定了大部分事务。在一些重要活动中,虽然私人组织有很大作用,但它们往往是非营利性的,而不是营利性的。美国的高等教育就是这样。还有一些重要活动和部门,例如刑事司法体系,将营利性主体大多排除在外。我将在后文详细讨论。

  即使只截取了复杂图景的一小部分,也能明显看出人们普遍持有的看法,即诸如美国这样的现代经济体基本上都是市场经济,过于简化了。作为本文讨论的重点,这种看法尤其影响思考和分析,人们无法认识到服务于不同需求的不同经济部门往往以不同的方式被组织起来,并受到治理。这些经济体对不同产品和服务供给的组织和治理方式是非常混合的。

  作为对二战后各种经济改革的补充,当代经济学家提出了关注特定情形、特定产品和服务的理论体系,认为如果社会依靠相对不受约束的自由企业和市场机制来组织经济活动,就会出现市场失灵,因而还需要更为复杂或不同的治理模式。(*一般认为,这支研究始于二战前的庇古(1920)。)但市场失灵研究反而在战后得到了极大发展。但这些案例被归到市场失灵主题下的事实表明,针对市场优于其他经济组织和治理模式的普遍规律,它们被视为例外。分析的重任落到了支持这些另类模式的人身上。

  我认为,这种视角使人们在思考如何应对现代社会一些最具挑战的问题时,产生了严重偏向,并妨碍社会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现代经济要满足许多不同需求。用于满足不同需求的不同技术及其他实践之间存在显著差异。为了使不同的活动和部门能够有效满足其面临的需求,并符合社会最重要的价值观,组织和治理模式存在显著差异也就不足为怪了。

  本文的标题表明了我的看法,即经济体制问题并没有消失,但无法在整合旧有讨论的层面上解决。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等术语根本无法刻画现代经济体制复杂的混合性质。(* Dahl and Lindblom(1953)在半个多世纪前就提出了这一点,另见Shonfield(1965)。遗憾的是,这些年来对它的认识似乎已不如从前。)虽然运用利润激励和市场机制的好处在许多经济领域已成为基本共识(*长期以来,即使在希望被看作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情况也是如此。举个早期有名的例子,Crosland(1956)对英国社会主义未来道路的分析。当今中国经济虽然是社会主义,但也广泛利用了市场。),但遗憾的是,人们最多只是模糊地知道,现代生产性经济也采用其他组织和治理形式,市场和非市场要素的组合在各个经济部门之间差异很大。我们的经济体制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不同的经济活动领域中实现市场和非市场要素的恰当组合。

  我想强调的是,这一挑战将持续存在,无法一次性解决。经济不是静态的,而是不断演化的。新技术不断涌现通常能更好地满足需求,但也有可能造成危害。新行业的出现和成长通常会带来新的治理挑战。某些时候,欲望和需求的变化会导致其他方面的经济变化,再使欲望和需求产生反应。从这一广泛的意义上说,不同经济活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也在演化。其间的变化通常包括设计出新的组织和治理模式,只为能比旧模式更好地适应新环境。总的来说,这些结构性变化的任何细节都无法预测,遑论广泛的国家计划过程的结果。然而,经济活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很大程度上受政府政策影响。一些主要政治集团认为某些经济活动或部门绩效不佳,针对这些活动或部门及其组织和治理方式的改善,不论何时都存在激烈的政策争论。

  一些读者可能会提出反对,说我在强调经济组织问题时忽略了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正面临两个最重要的挑战,一是要设法解决收入和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平等,二是要有效应对全球变暖。虽然我不会在文中直接讨论,但我认为,这两者基本上都与各种经济活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有关。为有效应对挑战,需要对组织和治理方式进行重大变革。而要变革,就要认清在如何有效组织各主要经济部门方面的主要差异。

  如今,人们对一些重要经济部门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或其成本,又或其整体管理方式的失望和抱怨,已经引发很大政治压力,要求重大结构性变革。(*多年来,现代经济体制在满足不同需求方面的表现参差不齐,一直令我忧心(Nelson,1977)。)其中一类领域包含了控制互联网平台的公司,这些平台是各种在线服务的基础。关于这类领域的讨论涉及监管和反垄断问题。此外,人们对美国的养老院和学前儿童保育中心的组织和治理方式也产生了普遍担忧。除了监管问题,还有公共补贴的角色问题,以及这些服务由非营利性或公共组织提供是否会比营利性企业更好。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廉租房供应不足,以及过去25年来房价的普遍上涨。在美国,人们普遍认为药品定价不合理。多年来,医疗服务的融资、治理和组织一直存在争议。近年来,金融机构对经济活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引发了许多要求改革的呼声。人们普遍认为,近年来规模和影响力大幅上升的复杂金融体系需要受到管控并进行重大改革。后文将扩大并深化对经济活动领域的讨论,显然我们正努力为这些领域寻找更合意的组织和治理结构。(*Stiglitz(2019)指出了此处提及的大多数问题,还提出许多与平等相关的其他政策问题。)

  要有效处理此类问题本就很难,既因为它们总是涉及利益冲突,也因为我们对复杂的组织结构和有效的治理方式理解有限。然而,经济学家倾向于将相对纯粹的市场组织和治理作为一种普适结构,即便承认存在不适用的情况也将之视为例外,所以挑战变得更为艰巨。此外,关于如何处理这些例外,一般经济理论的表述往往是高度简化和抽象的。有经济学家研究一些不同于一般竞争市场模型的重要经济部门(如医疗服务部门),但目前他们分析非市场或混合经济部门的工具还很有限,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鲜有人重视本文强调的挑战。

  经济学家概念化、讲授和论述经济组织与治理的方式对有见识的公民思考这些事物产生了很大影响。当代政治通常过度信奉相对纯粹的市场组织和治理的有效性,对此,当代经济学说即便不是唯一因素,也是重要根源之一。

  本文其余部分组织如下。在第二节中,针对满足不同需求的产品和服务生产,我描述了现代经济体中组织和治理方式的多样性。我强调,多样性和非市场因素在各种经济活动领域发挥重要作用,而且常常发挥主导作用。

  在第三节中,我讨论了现代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组织方式为何如此混合、多样。我提出,正如经济活动与经济结构的其他方面一样,不同活动和部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也是不断演化的。不过,政府项目和积极的政策制定在塑造有效运行的演化过程中,可以产生有限但重要的作用。

  第四节进一步阐述了我的观点:若要在那些给我们带来难题的经济活动领域制定好的政策,而且在更广泛的领域内制定合理的经济政策,我们首先需要摆脱“存在例外情形的市场经济”这一认知,并明确承认当下的经济体制是混合而多样的,要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就必定如此。此外,我们还需要更好地理解现实中的经济体制:不同经济部门的组织和治理方式有何差异;多样化的经济体制是如何演变的;其优势与劣势是什么。这是构建分析必需的第一步。当有必要改革带来难题的经济活动和部门时,这一步可以帮助我们评估和推行改革。

  第五节讨论了在现代经济活动中所占份额巨大且不断增长的一类经济部门,其特点很少受到当代经济学家的关注。这些部门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既有私人品的属性,因为它们被提供给直接从中受益的特定用户;也有公共品的属性,因为它们的供给对整个社会都有很大影响。在许多情况下,这些供给方混合了私人企业和非市场组织,其资金来源既有用户购买,又有公共支持。有人可能会觉得社会很难弄清楚如何组织和治理这些部门,事实也的确如此。

  如上所述,经济学家提炼与讲授的关于经济活动的简单市场模型对许多非专业人士的观念有着重大影响,但明显适用这类模型的经济部门和活动却在现代经济中占很大比重。如果我们要有效应对当前面临的诸多棘手的经济挑战,就需要超越目前的认知,承认我们的政治经济是复杂多样的。(*我想强调的是,我在这里表明的立场并非反市场的。相反,我们应当将市场组织视为现代经济体用来治理不同经济活动领域的不同组织和治理形式之一。市场组织更适合于某些领域,而市场组织的作用场景几乎总是伴随着非市场因素。)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