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后来居上:土耳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4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出版日期 2016-04-01
本文见《比较》2016年第2期

封面文章

当期杂志

埃尼斯•巴瑞斯 萨利赫•莫尔拉哈里奥 卢萨巴赫丁•艾登

  在大概不到10年前,土耳其的医疗系统不仅落后于其他OECD成员国以及中高收入国家,且从未引起当局的足够重视,人人公平享有医疗保健更是遥不可及。然而,土耳其当前的卫生系统早已今非昔比,表现在与OECD成员国和欧盟成员国在健康产出、响应能力和公平筹资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小。

  变化从何而来?本文通过描述土耳其2003年实施的“医疗转型计划”(Health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HTP),分析其改革成功背后的机制与成因,给其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探索者以启示。

一、改革前:低效的医疗体系

  改革前的土耳其医疗体系呈现多部门管理和社会保险体系碎片化的特征。其中,医疗保险体系主要由三种独立进行融资和监管的医疗保险计划构成(1.三大医疗保险计划分别是:1946年专门为国有部门的蓝领工人和私营企业的工人设立的社会保险机构(SSK);1950年为公务员设立的退休基金(ES);以及1971年成立的覆盖农民、手工业者和其他部门的自谋职业者的社会保险机构(BagKur)。),尽管医疗保险计划覆盖所有的就业人群以及大量的自雇者,但不同保险计划下的保障水平存在较大差异。除此之外,土耳其政府于1992年实施了“绿卡项目”(Green Card),旨在为没有任何社会保险的穷人提供住院服务,项目覆盖了250万人。个人自付费用和补贴标准纳入国家财政预算。整体来说,土耳其医疗保险体系覆盖率为65%。1998年,土耳其医疗保健支出占GDP的比例仅为36%(按购买力平价,人均约为295美元),私人和个人医疗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高达40%。

  同时,土耳其的医疗服务供给也高度分散。土耳其的医疗服务由政府部门和医疗保险计划直接提供或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购买不同的医疗服务包)来实现,服务提供主体不限于公立或私立医院。其结果是,大多数患者倾向于选择私人部门接受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选择留在公立部门的大部分医生也仅仅是为了工作有保障(“铁饭碗”)和福利较好,但他们仍会通过在公立医院收“红包”或在私立医院兼职来弥补收入。这就导致公立医院旷工现象严重、服务质量低下且无效率,特别是在初级医疗服务提供中,出现大量的非必要转诊。

  除此之外,农村地区医疗卫生服务使用的不平等问题严峻。由于服务设施、医疗技术和优质医疗资源(医生)的缺乏,农村地区医疗卫生服务可及性不足,特别是在土耳其的东部和东南部地区,这一问题更为突出。因此,对公共卫生和初级保健的重视不足,导致相对于其他中高收入国家,土耳其的预期寿命较短,孕产妇和婴幼儿死亡率较高。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