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印度经济简史:《亚洲的戏剧》中的一章

来源于 《比较》 2019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6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文丨考希克·巴苏

  *Kaushik Basu,康奈尔大学约翰逊商学院和经济系教授。本文提交给2018年3月9—10日在河内举行的联合国大学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所(WIDER)的会议,以及2018年6月29—30日上海的会议。Tony Addison、Alaka Basu、Amit Bhaduri、Prasenjit Duara、万广华、Rolph Van der Hoeven、Sudipto Mundle、Siddiqu Osmani、Daniel Poon、Frances Stewart以及Finn Tarp的评论令我获益匪浅。我还要感谢Deepak Nayyar和匿名审稿人对本文倒数第二版的细致评论。感谢Haokun Sun和Gowtham Muthukkumaran提供了非常得力的研究帮助。本文也是联合国大学世界发展经济研究所的研究项目“Asian Transformations:An Inquiry into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s”的研究成果之一,本文修改后的更短版本收录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Deepark Nayyar主编的课题同名书中。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所、联合国大学以及研究项目捐赠者的观点。

  联合国大学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所提供经济分析和政策咨询,目的是促进可持续和公平发展。该研究所位于芬兰赫尔辛基,成立于1985年,是联合国大学的第一个研究和培训中心。今天,它是一个集智库、研究所和联合国机构等角色于一身的独特混合体,为各国政府提供从政策建议到免费原始研究等一系列服务。该研究所的经费来源包括捐赠基金的运营收入,芬兰、瑞典和英国对工作项目的资助,以及大量捐助者对特定项目的专项捐款。

1.冈纳·缪尔达尔与印度

  冈纳·缪尔达尔的《亚洲的戏剧》一书刚出版不久,我便阅读了该书。1969年,我进入德里大学圣斯蒂芬学院读本科。我们的教授乔杜埋(Kalyanjit Roy Choudhury)是一个书迷,他带着兴奋的心情向我们介绍了这本新出版的巨著。这本书很快就成了我校学生的终极时尚宣言。被人看见拿着该书的某一卷穿过校园,会提升自己的地位。而被人看见谈论书中的内容则会把地位提升得更高。这一良性竞争事件提高了我们这一代学生的博学水平。

  这本分为三卷的杰作在半个世纪以前出版,其研究重点集中在南亚,以印度为主,也涉及一些东南亚国家。该书不仅是德里大学经济学学生的转折点,还是所有研究经济史、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发展人士的转折点。以上述地区为重点,缪尔达尔的研究涵盖了经济、历史和政治。他的工作对该地区和该地区的经济学本身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之所以会对经济学产生影响,是因为缪尔达尔的这种尝试虽然不可否认是不成熟的,却是新制度经济学和行为经济学的早期先驱。他坚持认为,要理解印度及其邻国那样复杂经济体的表现,我们必须把经济学视为一门植根于社会学、心理学和政治学的学科。

  我们现在以行为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的最新研究从事后看,由于缪尔达尔开启了这个新进程,所以《亚洲的戏剧》既具有开拓性,也有缺陷。在他对印度经济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同时看到这两个特点。当看到印度缓慢的经济增长和生活在极度贫困中的大量人口时,缪尔达尔常常流露出悲观情绪。他写道:

  在印度这样的国家,如果政府真的有决心改变流行的态度和制度,并且有勇气采取必要的行动并接受相应的结果,那么这些行动就要包含实质性地废除受到宪法支持的种姓制度……进行土地改革和租赁立法……根除各个层面的腐败,有力地解决受教育人士不工作以及不愿意从事体力劳动的问题,如此等等。(Myrdal,1968,第368页*1.本文在引用《亚洲的戏剧》时标注的页码都与广泛使用的SethKing编辑的版本(Allen Lane,1972)一致。

  我们可以从这段文字中感受到深深的悲观情绪。这是一种出于担忧的悲观,它很大程度上源自缪尔达尔对一个国家——在这个案例中是印度——难以摆脱殖民主义束缚的失望,他希望这个国家能够成功,并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这一希望值得赞赏,但缪尔达尔的这段话也表明,人们并没有充分认识到经济与政治互动的复杂性,以及制度令人烦恼的内生性。他的假设“如果……政府真的有决心”,和他的建议,即作为行为人的所谓“政府”或者构成政府的个人“废除种姓制度”和“根除腐败”,揭示了一种过于简单化的观点,即政府是一个外生机构,而这是经济学中常见的假设。

  例如,我们不会说市场失灵表明消费者没有下定决心。一个政府表现出的决心程度是不是一个外生变量,这是有争议的。即便它是外生变量,我们也不清楚政府在必要的手段范围内,是否有能力控制许多社会弊病,例如歧视和腐败。这些弊病经常持续存在,但这并不一定证明政治领导人纵容了它们。我们必须使用更复杂的分析方法区分哪些腐败行为受到了纵容,甚至受到了鼓励,哪些腐败行为由于超越了领导人或任何个人的能力而使社会必须不幸地忍受。许多很严重的社会弊病都是集体陷阱。

  幸运的是,从那以后,经济学取得了一些小小的进展,把制度概念化为内生结构,并延伸到政治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邻近学科。尽管缪尔达尔由于在如此早的时候就涉足其中一些潜伏着暗礁的多个学科领域而值得赞扬,但是当时的社会科学并没有相应的工具和理论结构合理地对待这种跨学科研究。因此,我们现在可以分享缪尔达尔对“亚洲剧院”的关注,同时把一些更现代的多学科社会科学方法应用于分析印度这样复杂的经济体。这就是我在这篇以印度,尤其是以印度经济为重点的文章中试图要做到的。但为了与上述观察保持一致,我研究了与本文主题有关的经济学的一些邻近学科。

  与半个世纪前相比,今天的印度已经发生了变化。它目前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印度很早以前就已经打破了“印度经济增长率”。20世纪60年代末以来,印度的贫困线以下人口稳步下降,在过去10年中更是大幅下降,而且印度已经加入了全球主要参与者的阵营。庆祝《亚洲的戏剧》的一种方式是回顾1968年该书出版以来印度取得的成就,并展望未来,以评估前方的挑战,而这就是本文的要旨。本着缪尔达尔这本著作的精神,本文的目的是分析而非全面描述。描述是有选择的,旨在为分析提供材料。缪尔达尔自己也指出:“由于我们的重点是分析性的,而不仅仅是描述性的,所以我们没有义务提供详尽的事实细节。”(Myrdal,1968,第17页)

  本文接着简要分析印度经济的政治背景。随后的第3节有选择地简短描述印度自独立以来的经济增长经历,并着重关注20世纪70年代以后发生的事情。此后的第4节转向当代印度面临的一些挑战。首先应该指出,印度面临的挑战很多,因此我选择了自己专业经验之内的领域以及我可以提供想法的领域。本文的最后一部分是对未来的展望。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秦晓 去产能 资本充足率 中债登 埃博拉病毒 宋卫平 期货交易时间 田纪云 祁斌 孙立平 杨鲁豫 极右翼 武警部队 强奸罪 中远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