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前沿 > 正文

大流行病的长期经济影响

来源于 《比较》 2020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8月01日
文|奥斯卡·乔尔达 桑贾伊·辛格 艾伦·泰勒

大流行病与战争

  遗漏变量问题可能是一个在所难免的顾虑,特别是其他宏观上重要的历史事件的发生,可能会对实际利率造成持续干扰。明显的问题就是战争。战时状态的物质匮乏是一个清晰的潜在混杂因素,它使大流行病更有可能发生。例如,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发生了一场瘟疫,这可能是首次被记录的流感暴发事件(Thucydides,1881,第2卷,第47—54页)。但是,战争与疾病暴发并不总是完全相关。

  此外,对于本文关注的经济指标利率而言,这种偏差很容易反过来。国债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起源于军事需要的创新,而财政国家在战争中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Brewer, 1990)。然而,通过债务筹集大量资金的重担很容易提高实际利率,通过传统的“挤出效应”,或通过风险溢价(例如违约)的渠道,或仅通过由于战时有形资本破坏而造成的资本稀缺(大流行病中不存在该特征)渠道。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本文使用指标变量Wart控制战争因素,在欧洲战时死亡人数超过2万人的年份里,该指标变量被设置为1。本文从施梅林(2020)数据集中获得了战时军事人员伤亡数据,该数据集是从莱维(Levy,1983)的表4.1中提取到的。(*4..战争死亡总数除以战争持续时间(以年为单位),得到一个年度系列战争死亡人数。 由于战争持续时间超过一年,有时甚至超过10年,本文认为每年2万的死亡人数,与本文采用的10万人的流行病死亡人数门槛相当。)(*5.对19世纪前大流行病严重程度争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Alfani and Murphy(2017),Roosen and Curtis(2018)以及Biraben(1975)等。

  接下来,本文估计一个增强的局部投影,现在模型中包括Wart 变量的同期值和滞后值:

1

  图5显示了回归的结果。它表明本文的主要发现是稳健的。实际自然利率对大流行病的动态反应与之前结果一致,甚至略有放大:利率被抑制了长达30—40年,且具有统计上的显著性。正如我们预期的,战争活动对利率的影响则是相反的:战争使得实际利率在30—40年内以经济上(和统计上)显著的方式提高。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