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视界 > 正文

诺贝尔经济学奖50年

来源于 《比较》 2020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6月01日
文| 艾伦·桑德森 约翰·西格弗里德

失之交臂的经济学家

  除了在过去50年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这81位学者之外,从广义上看,对经济学做出重要贡献并为人类带来巨大利益的学者还有很多,或者已经有很多。他们包括:(a)在196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之前去世的著名经济学家,也就是说,如果经济学被纳入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最初设置的符合条件的领域,他们本可以在1901年至1968年间被选中;(b)其他在1969年还活着而现在已经去世的角逐者。根据这种分类顺序,下面按照去世时间先后列出了十几个熟悉的名字,并展开讨论:

  1.里昂·瓦尔拉斯(Leon Walras,1910年去世)。法国经济学家,因其独立于威廉姆·杰文斯(William Jevons)和卡尔·门格尔(Carl Menger)对边际效用价值理论和一般均衡理论(瓦尔拉斯方程、瓦尔拉斯均衡和瓦尔拉斯定律)的贡献而闻名。(*17.当然,还有几个20世纪早期的名字可以加入第一个群体,包括弗朗西斯·埃奇沃思(Francis Edgeworth, 1926年去世)和理查德·伊利(Richard Ely,1943年去世)。)

  2.维尔弗雷多·帕累托(Vilfredo Pareto,1923年去世)。作为一名意大利工程师、哲学家、数学家和社会科学家,他最著名的经济学著作是关于收入分配以及“帕累托效率”和“帕累托最优”的概念。

  3.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1924年去世)。马歇尔可能是传统新古典经济学之父。他与萨缪尔森一样成就斐然,萨缪尔森是一本重要的经济学入门著作的作者兼将数学引入经济学的学者,而马歇尔向世界介绍了“剪刀的两片刀刃”——供给与需求。

  4.托斯丹·凡勃仑(Thorstein Veblen,1929年去世)。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炫耀性消费”的创造者、《有闲阶级论》(1899)的作者凡勃仑是19世纪为数不多的其著作至今仍被阅读和引用的经济学家之一。

  5.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1938年去世)。他是边际效用理论的先驱,是美国经济学会的创始人之一;在著作《财富的哲学》(1886)和《财富的分配》(1899)中,他讨论了公平问题。

  6.约翰·康芒斯(John Commons,1945年去世)。长期任教于威斯康星大学,因其对劳工历史、工会和政策方面的贡献而闻名;他于1934年出版的专著《制度经济学》巩固了他作为制度经济学家的声誉。

  7.约翰·凯恩斯(John Keynes,1946年去世)。可以说是英国20世纪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对宏观经济理论(“凯恩斯经济学”)、经济周期、衰退、总需求、“动物精神”和财政政策的贡献见于他的专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1936),巩固了他作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的地位。

  8.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1947年去世)。一位新古典经济学家,受到该领域众多巨擘的称赞。费雪涉足许多经济领域,包括效用理论、一般均衡、货币理论,以及利率理论及其在经济中的作用。

  9.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1950年去世)。奥地利经济学家,因其1942年的著作《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闻名于世。他最著名的思想是“创造性破坏”,更广泛地说,是由创新推动的动态经济增长理论。

  10.约翰·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1957年去世)。匈牙利裔的通才,在许多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与奥斯卡·摩根斯特恩(Oskar Morgenstern)合著的《博弈论与经济行为》(1944),开创了博弈论领域。

  11.阿瑟·庇古(Arthur Pigou,1959年去世)。剑桥经济学家,其贡献包括《福利经济学》(1920)以及外部性及其补救措施(庇古税)。

  12.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1964年去世)。奥匈帝国时期,波兰尼对经济史、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和哲学做出了重要贡献。1944年出版的《大转型》阐述了他的“实在主义”(substantivism)观点。

  第二类是那些1969年还活着但直到过世也没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包括至少13名学者(列出了他们去世的年份),他们肯定有拥护者。(*18.波兰宏观经济学家米哈尔·卡莱斯基(Michal Kalecki),197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但同年4月去世。被认为是“芝加哥学派”创始人之一的加拿大经济学家雅各布·维纳(Jacob Viner)、弗兰克·奈特(Frank Knight)和亨利·西蒙斯(Henry Simons)也于1970年去世。而诺贝尔奖不能授予去世的人。)

  1.弗兰克·奈特(Frank Knight,1972年去世)。作为“芝加哥学派”的创始人之一,他最著名的著作是1921年出版的《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

  2.阿尔文·汉森(Alvin Hansen,1975年去世)。宏观经济学家和公共政策顾问,常被称为“美国的凯恩斯”,他因与希克斯一道提出的“投资-储蓄”和“流动性偏好-货币供应”宏观经济模型(IS-LM模型)闻名于世。

  3.奥斯卡·摩根斯特恩(1977年去世)。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与约翰·冯·诺依曼合著《博弈论与经济行为》。

  4.琼·罗宾逊(Joan Robinson,1983年去世)。剑桥大学经济学家,因其在垄断竞争方面的研究成果《不完全竞争经济学》(1933)以及由她创造的“买方垄断”(monopsony)一词而闻名。

  5.皮埃罗·斯拉法(Piero Sraffa,1983年去世)。意大利经济学家,因其著作《用商品生产商品》(1960)被认为是新李嘉图学派的创始人。

  6.费希尔·布莱克(Fischer Black,1995年去世),“布莱克-肖尔斯期权定价模型”的提出者之一,他本来肯定会与迈伦·肖尔斯和罗伯特·默顿共享1997年的诺贝尔奖,因为他们设计了一个包含衍生品投资工具的金融市场动态模型。

  7.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1996年去世)。一位认知心理学家,毫无疑问他本该与他的朋友兼长期合作者丹尼尔·卡尼曼(以及弗农·史密斯)共享2002年的诺贝尔奖。

  8.兹维·格里利切斯(Zvi Griliches,1999年去世)。作为西奥多·舒尔茨和阿诺德·哈伯格(Arnold Harberger)在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他以研究技术变革(尤其是杂交玉米的扩散)和计量经济学闻名。

  9.舍温·罗森(Sherwin Rosen,2001年去世)。劳动经济学家,在微观经济学方面有着广泛的贡献,他最著名的作品可能是1981年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上的文章《明星经济学》以及他1974年在《政治经济学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文章,该文章概述了市场如何解决多维商品的买家和卖家之间的匹配问题。

  10.约翰·穆斯(John Muth,2005年去世)。作为赫伯特·西蒙的博士生,他被认为是“理性预期”理论的创始人,他主要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阐述该理论。

  11.约翰·加尔布雷斯(John Galbraith,2006年去世)。长期担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是一位多产作家,著有《富裕社会》(1958)、《新工业国》(1967)。他同时也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以及自由主义政治活动家。

  12.安娜·施瓦茨(Anna Schwartz,2012年去世)。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NBER)的货币与银行学学者,她与米尔顿·弗里德曼合著了《美国货币史(1867—1960)》(1963)一书。

  13.马丁·舒比克(Martin Shubik,2018年去世)。奥斯卡·摩根斯特恩的博士生导师,也是纳什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合作者,他是在耶鲁大学长期任教的数理经济学教授和杰出的博弈论专家。

  在这份名单上,人们当然可以增加更多与他们同时代的人,例如(按照姓氏首字母顺序):安东尼·阿特金森(Anthony Atkinson,2017年去世)、威廉·鲍莫尔(William Baumol,2017年去世)、哈罗德·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2019年去世)、

  埃弗塞·多马(Evsey Domar,1997年去世)、鲁迪格·多恩布什(Rudiger Dornbusch,2002年去世)、亨利·哈罗德(Henry Harrod,1978年去世)、哈罗德·霍特林(Harold Hotelling,1973年去世)、尼古拉斯·卡尔多(Nicholas Kaldor,1986年去世)、雅各布·明赛尔(Jacob Mincer,2006年去世)、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1996年去世)、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1973年去世),还有其他许多人。

  最后,可能会有一份描述性的名单,列出今天还健在的著名经济学家以及其他社会科学家,他们很可能在未来几年成为诺贝尔奖候选人。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大众媒体、预测领域、传闻和学术八卦中。首先,我们可以使用一份21世纪的克拉克奖的获奖者名单,他们将在未来几十年到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平均年龄。当然,鉴于过去的获奖者集中在相对较少的几所大学,人们也可以仔细阅读目前排名靠前的研究型博士教学机构的经济学教师名单。

  也许,由于认识到过去50年来明显的全球化趋势,人们可能会把网撒到欧洲更广阔的地方,同时更加认真地考虑南美、澳大利亚和亚洲经济学家的贡献。什么领域可能会出现让诺贝尔经济学奖评选委员会承认其属于经济学范围并授奖的成果,尚未可知。毕竟,瑞典皇家科学院直到1994年才向博弈论学者颁发经济学奖,直到2002年才承认新兴的行为经济学和实验经济学。理查德·塞勒因“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在1969年可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2007年为表彰“为机制设计理论奠定基础”和1997年为表彰“确定衍生品价值的新方法”而颁发的奖项,也是如此(衍生品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出现)。许多奖项的主题或子领域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国际贸易、时间序列分析、福利经济学、经济增长、金融市场、经济发展和宏观经济理论。那么即将到来的是否还会有大数据或人工智能呢?

  此外,不论是在过去50年还是在未来,在非学术领域还是学术领域,获奖都不仅基于成就,还偶尔有赖于好运以及评委是谁。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奥运会自由式体操冠军是如此,斯德哥尔摩的裁定也是如此。因此,一位成就斐然的提名者,可能会因为近年来在类似的经济学领域的获奖情况、政治风向、评委的背景和经验,或者其他一些未知因素而输掉或赢下奖项。尽管在某些方面可能引发不满,但由成就和机遇结合而产生的不确定性并不都是坏事。正如有人——可能是威尔·罗杰斯(Will Rogers)或马克·吐温(Mark Twain)曾经说过的:“如果没有不同意见,赛马将索然无味。”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