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现代货币理论101:对批评者的回应 

来源于 《比较》 2019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8月01日
埃里克·蒂莫格尼 兰德尔·雷

2.国内私营部门

  上一节中,我们主要关注循环流转中的政府方面。而在本节,我们研究政府与非政府部门之间的交互作用,同时保留合并假说。为方便分析,我们会把非政府部门等同于国内私营部门,但分析也可能包括州和地方(非主权)政府层面以及非政府部门的外国部门。在这一节里,我们将进一步讨论帕利提出的潜在通胀压力问题、持有政府货币的原因,以及菲比格尔提出的净储蓄和金融不稳定问题。

  尽管马萨诸塞湾政府强调税收制度对其货币体系稳定的重要性,但它们也指出,与私营经济单位的需求相比,税收往往从经济体系中消耗了太多票据。这造成一种困境:很大一部分流通媒介在年度税收中退役,这经常导致立法机关推迟流通媒介退役以缓解票据短缺。如果票据没有按照发行时设定的条件收回,公众对票据的信心就会减弱,如果收回票据,则货币会受到干扰。在这些问题上,地方长官和代表之间长期存在分歧。(Davis,1901,第21页)私人经济行为人希望持有票据用于税款缴纳以外的其他目的,如日常开支、私人债务结算、投资组合选择、预防性储蓄等。然而,政府通过税收消耗所有或大部分票据,阻止了国内私营部门积累所需的票据。但同时,税收是货币体系的基础,必须按预期强制征收。最终,殖民地政府根本不清楚如何确定该收回多少票据。

  一些国民经济核算知识有助于解决这个难题。我们不妨从资金流动账户切入。这种核算方法使用资产负债表分析经济体的三个主要经济部门:国内私营部门(DP)、政府部门(G)和世界其他地区/外国部门(F)(Ritter,1963)。这里,暂且搁置外国部门不谈。资产负债表是记录一个经济单位拥有(资产)和所欠(债务和资本净值)的会计文档(表2)。

111

  资产负债表必须平衡,即下列等式必须始终成立:FA+RAFL+NW或者NW-RAFA-FL。每个宏观经济部门都有一张资产负债表(表3)。

111

  金融资产是某个经济部门对其他经济部门的债权。金融负债是其他经济单位对某个经济部门的债权。每一个贷方都有一个借方,所以如果把贷方和借方的债权相加,则它们必须抵消:

111

  由此,各个部门求和,所有资产净值的总和等于实际资产的总和,也就是说,实际资产才是整个经济的财富来源。

111

  鉴于先前的恒等式在层级上成立,它们也在层级的变化(“流量”)上成立:

111

  Δ(FA-FL)称为净贷款或净金融积累。如果某一经济部门在其他部门积累的债权超过其他部门对某一经济部门的债权,则该经济部门是净贷方:Δ(FA-FL)>0。很明显,不可能所有部门同时成为净贷方。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部门积累了净金融债权,那么另一个部门一定积累了净金融债务。通常,国内私营部门是净贷方(即它记录金融债权净积累),政府部门是净借方(它发行债务多于积累金融资产)。

  这一核算框架不属于理论部分,但它为设定适当的政策目标提供了背景。事实上,无论经济如何调整,如汇率变化、利率变化、总收入波动等,一些期望的财政结果永远无法实现,继续推行旨在实现不相容的期望结果的政策是极具破坏性的。最重要的政策含义是,在一个封闭经济体中,政府既要施行促进私营部门节俭的政策,又想实现政府盈余,这显然是自相矛盾的。

  核算恒等式确保政策药方可行的同时,也为理论的建立提供框架。第一,现代货币理论认为,政府部门的财政状况最终由非政府部门期望的净金融积累驱动。我们知道,预算核算要求以下恒等式适用于政府(G是政府支出,T是税收):G-T-ΔFAG+ΔFLG0,因此ΔFLG-(G-T)+ΔFAG;于是,在均衡时,核算恒等式要求财政状况为:

111

  可以表示为一种更常见的方式,即:

111

  通常,国内私营部门希望净储蓄(即积累的资产净值超过积累的实际资产),因此政府部门必定处于赤字状态。

  如果政府的财政状况处于盈余状态,或者赤字与国内私营部门期望的净储蓄不符,名义国民收入将随国内私营部门改变其支出水平而调整。随着国民收入的变化,自动稳定机制也在改变,因此财政状况将与非政府部门期望的水平保持一致。国民收入如何变化(产出和/或价格的变化)将取决于经济状况以及各种调整如何影响人们的期望。

  第二,回到马萨诸塞的困境,我们可以认为,只要国内私营部门希望拥有净的政府货币积累,政府就没有必要通过征税收回所有已发放的货币,也就是说,没有必要保持预算平衡。在充分就业或其他经济状态下,适当的联邦财政状况应该如何呢?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能无视非联邦政府部门对联邦政府金融资产净累积的期望。

  因此,没有必要假设政府预算应该在充分就业时保持平衡以防止通货膨胀,这与帕利的观点相反:由于能够发行主权货币,政府不受财政约束。然而,一旦经济达到充分就业产出,就必须提高税收(T)以确保预算平衡……必须满足这一平衡预算条件,才能维持法定货币的价值。在无增长的经济体中,财政当局持续动用货币填补赤字将导致货币供应相对于GDP增加,进而引发通货膨胀。(Palley,2013,第8页)充分就业时的财政平衡将取决于在充分就业收入下非政府部门期望的净储蓄。如果国内私营部门期望的净储蓄在充分就业收入下为正,那么财政赤字就不会带来通胀压力。(①我们承认,通货膨胀可能在充分就业之前出现,而政府支出(或税收)政策可以通过创造充分就业等方式助长通货膨胀。然而,这里的重点是回应帕利的说法,即在充分就业时,政府必须平衡预算以避免引发通货膨胀。我们还注意到,凯恩斯保留了“真实通货膨胀”一词,用以说明当所有资源都得到充分利用时,由于产出弹性降至零,所以额外支出必然引起通货膨胀的情况。这貌似正是帕利想到的情景。但他认为,如果充分就业下存在预算赤字,就必定会有凯恩斯意义上的“真实通货膨胀”,这一观点是错误的。)同理,如果预算赤字相对于国内私营部门期望的净储蓄过高,则充分就业时将面临需求驱动的通胀压力。马萨诸塞实验再次提供了关于战争的某些深刻洞见,这些战争导致政府支出激增,税收收入下降,继而对物价构成上行压力。

  然而,随着国民收入增加,政府的非相机抉择型支出将下降,税收将增加。发生这些仅仅是自动稳定机制在起作用,并不需要改变税收结构,也不必做出旨在降低相机抉择型支出的政策决定。因此,与帕利说的相反,没有必要主动提高税收(即提高税率或开征新税)和削减开支,因为只要有足够强大的自动稳定器,经济即可好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财政扩张需要盈余。总而言之,现代货币理论当然不是说在充分就业下,政府的财政状况不能平衡;政府财政能够平衡,但这不由政府部门决定。(①我们不是暗示政府决策没有影响。例如,将收入转移给富人的“涓滴”政策可能会增强私营部门的净储蓄意愿,导致充分就业时预算赤字增加;利用新政式的就业创造来实现充分就业的政策也许与平衡预算的效果一致。换句话说,政府政策能够影响私营部门的行为。)

  第三,前面的讨论并不表示现代货币理论支持财政赤字,抑或支持财政盈余或平衡预算。现代货币理论本质上认为货币主权政府的财政状况是不可知的。正如阿巴·勒纳(Abba-Lerner)的“功能财政”方法坚称的,政府的财政状况并非货币主权政府的相关政策目标。价格与金融稳定、生活水平适度增长以及充分就业是相关的宏观经济目标,政府的财政状况必须根据这些目标来判断。如果存在需求驱动的通胀,则财政状况过于宽松(盈余太小或赤字太大);如果发生非摩擦性失业,则财政状况过于紧缩。此外,倘若国内私营部门净储蓄为负导致金融脆弱性加剧,那么政府的财政状况可能过紧。

  第四,对经济体系的稳定而言,国内私营部门不是净借方这一点通常十分重要。事实上,如果国内私营部门是净借方,就意味着国内私营部门持有的净金融资产正在下降,因为从其他部门借贷的增长速度快于对其他部门金融债权总额的积累速度。所以,除非资产价格升值使实际资产的名义价值增长足够快,否则资产净值将下降。这正是最近房地产繁荣时期发生的情况,当时尽管借贷空前高涨,房地产价格的投机热潮却足以维系家庭财富。当然,这一切全都符合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Tymoigne-and-Wray,2013)。让国内私营部门成为净贷方则意味着,除非外国部门愿意出现赤字,否则联邦政府部门必须处于赤字状态。(①请注意,在货币意义上非主权的州和地方政府总是力争实现预算盈余。以美国为例,几乎所有州的宪法都禁止预算赤字。在美国,除了发生经济深度衰退,各州和地方政府都保持盈余,外国部门对美国也有巨额盈余。对于国内私营部门,要实现盈余就意味着联邦政府必须积累巨额赤字,以平衡各州和地方的盈余、外国盈余和国内私营部门的盈余。无论失业率有多高,都没有理由认为这将导致通货膨胀。)

  第五,与帕利、罗尚和弗农戈的说法相反,现代货币理论并不认为税收是持有政府货币的唯一原因。税收只是货币可接受的一个充分条件,但并非必要条件,只不过历史上税收和其他对当局的义务确实在现代货币的发展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并且至少可追溯到古埃及。马萨诸塞实验表明,持有政府货币可能出于其他理由。这就是当人们持有政府金融工具(无论是否以货币形式)的目的并非为了缴税时,政府财政会出现赤字的原因(Wray,2012)。

  第六,菲比格尔完全正确地指出,先前的核算框架不足以解读国内私营部门的特定子部门如何出现金融脆弱性加剧,因为上述分析排除了该子部门的金融资产和负债。然而,资金流动的恒等式大大有助于概念化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经济关系,这是现代货币理论的重点之一。此外,现代货币理论还区分了储蓄(资金流中资产净值的变化:ΔNW)和净储蓄(储蓄减去投资)。净储蓄表明资产净值的积累如何超过实际资产的积累。于国内私营部门而言,这来自对政府和外国部门的金融债权净积累。此处的中心观点是,政府赤字增加了国内私营部门的储蓄和净储蓄。拉沃伊(2013,第9页)指出:虽然在不断增长的环境中,政府赤字似乎是适当之举,毕竟它为私营部门提供安全的资产,使其与私人(可能不太安全的)资产增长相符,但声称“政府赤字是必需的,因为大家需要现金”,这是完全不同的问题。即使政府保持预算平衡,只要央行向私营部门提供预付款,它就可以提供货币。上述说法正确,但并非现代货币理论提出的观点。提供预付款不会导致政府货币的净储蓄,因为国内私营部门的金融资产随着金融负债规模的增长而增加。换言之,预付款必须偿还,所以政府货币的增加是暂时的。只有财政政策引发的政府赤字才会带来净储蓄。货币政策可以用货币替代其他资产,从而改变净储蓄的构成,但不能改变净储蓄的规模,即金融资产的净积累。中央银行通过“预付”产生货币,财政部通过“消费”产生货币。其中的差别很重要:财政政策创造净金融资产;货币政策则只“溶解”金融资产。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王影

视听推荐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