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全球金融稳定的监测框架

来源于 《比较》 2019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9年12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文|托比亚斯·阿德里安 何东 梁内利 法比奥·纳塔卢奇

  * Tobias Adrian,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主任;何东,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副主任; Nellie Liang,IMF顾问;Fabio Natalucci,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副主任。原文“A Monitoring Framework for 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为IMF的Staff Disccusion Note(SDN/19/06)。本文的翻译出版得到了IMF的授权。

一、引言

  本文论述了当前《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以下简称GFSR)提出的一个概念框架,该框架为评估全球金融稳定风险以实现多边监测提供了指导。该框架强调周期性风险产生的原因是金融公司和投资者在宽松的金融条件下风险偏好增强,导致宏观金融不平衡的积累。不平衡包括资产价格的风险溢价缩窄以及金融机构的杠杆率提高和期限转换行为增加。此外,由于竞争加剧或者不完备的薪酬合同,金融机构和投资者都有激励冒更大的风险,这可能会加剧资产之间的关联性。许多国家已经采用了相似的方法监测本国的金融稳定风险。本文旨在详细描述GFSR中的多边监测框架的基础和目标,以此提高透明度,并改善跨国沟通机制。

  该框架强调对各国和长期的金融脆弱性采取一致的度量方法,并提供一个汇总统计量(summary statistics)以量化金融稳定的总体风险。该框架运用的系统性多边监测实证方法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定期监测一组广泛的宏观金融不平衡指标,例如有关资产抛售和风险蔓延的指标,大量研究表明,宏观不平衡会产生负外部性。这些指标可以作为宏观审慎政策的中介目标。另一部分是测算金融稳定风险的总量汇总指标(aggregate summary measure),即由金融条件决定的在GDP增长预测分布中处于低分位数的GDP增长。为了分析国家间的溢出效应,这两部分监测都基于国家、地区或全球层面执行。

  上述实证方法的两部分——对特定金融脆弱性的监测矩阵和对金融稳定风险的汇总指标——截然不同,然而在监测和政策决策上又高度互补。更具体地说,第一部分,也即对金融脆弱性的监测,可以在GFSR中以热力图或者蛛网图的形式呈现,并比照其历史常态(historical norm),突出最新的变化趋势和脆弱性增加的区域。此外,分析师可以基于不同的风险情境,评估金融脆弱性如何传导和放大某些可能的冲击。这第一部分旨在灵活地反映金融脆弱性如何以新形式演变。但分析师往往没有足够的信息捕捉这一趋势,特别是在涵盖的国家和地区如此之广的情况下。同时,这种必要的灵活性也有其成本,那就是它无法对金融稳定风险的严重程度提供全球一致的定义或者使用单一的量化指标。例如,对反映了金融脆弱性的非金融公司债务高企和证券承销标准偏低进行评估,并不能提供可用于度量经济增长风险、预测银行危机或者判断政府是否应据此采取政策措施的汇总指标。

  第二部分以GDP增长下行风险的时间序列呈现,并简述了金融条件指数及其相关的组成部分。其中,经济下行风险用在险增长率(Growth-at-Risk,以下简称GaR)度量。中短期(两到三年)的GaR预测可以直接与历史预测值进行比较,以此判断风险的严重程度。旨在识别金融脆弱性的监测矩阵可以提供政策制定所需的更具体的评估细节,而GaR预测并不能反映这些细节。因此,这两部分是相互补充的。

  由于对风险度量的持续监测要求提高数据和模型的质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数据的完善,这两部分方法都将不断改进。监测矩阵提供了一个评估金融脆弱性的结构,随着数据的完善,对跨国跨地区的风险度量的质量将提高,从而有助于对全球总体风险做出有效评估。这将产生更好、更全面的金融条件和金融脆弱性指标,用于估计国家、地区和全球层面的GaR。此外,全球GaR是一个基于各国和各地区金融条件的汇总指标。为全球金融脆弱性开发汇总指标的工作正在推进中,将来这一指标可用于GaR的预测模型。然而,那些既没有发达的金融市场也没有完备金融数据的国家,估计GaR就相当困难。因此,我们需要研究其他方法来度量这些国家的经济下行风险。

  由这两部分构成的监测框架促使人们在讨论宏观经济表现时纳入金融稳定风险。金融稳定风险通常被表述成银行发生危机的概率,这一风险并没有以严谨的方式被转换成其他宏观政策制定者使用的术语。GaR从产出增长的风险角度度量了宏观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因此我们可以将关键的宏观金融稳定风险纳入广泛的宏观经济学模型。用其他宏观政策模型使用的相同术语表述金融部门的金融稳定有助于评估不同的政策选项,并促进政策制定者之间的更多协调。这将有助于改善宏观经济管理,使之全面、一致和协调(Gaspar、Obstfeld and Sahay,2016)。

  该框架也与货币政策相关,因为政策利率是风险定价的基础。当然,宏观审慎政策可能是更好的政策工具,因为它们针对特定的金融脆弱性。在采取宏观审慎政策时,货币政策当局将被告知需要采取的行动。因此,即使在没有政策协调的情况下,也可以避免工作目标的相互冲突(Adrian和Duarte等人在2018年的文章中对此有更深入的讨论)。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熔断 辅仁药业 东江环保 廉政准则 中央军委 杜军 新凤霞 孟晚舟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王儒林 对赌协议 曹永正 奥朗德视察航母 同洲电子 中央巡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