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前沿 > 正文

技术焦虑的历史和经济增长的未来 这次会不一样吗?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6年12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乔尔·莫克尔 克里斯·维克斯 尼克拉斯·齐巴思
 

  人们普遍认为技术是经济进步的主要原因,但在历史的长河中技术也引起了文化焦虑。世世代代,文学经常把技术描绘成异化的、令人费解的、日益强大且具威胁性,也许还会失控(Ellul,1967;Winner,1977)。如果没有这些关于技术影响不可控的警示故事,那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也就无足挂齿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在其《文明与缺憾》一书中指出,技术对智人的影响是把他变成了装着义肢的上帝,“人类可以说已经变成了被修复的上帝。当他用上他所有的辅助器官时,他确实很伟大;但是,他并不具备这些器官,有时,这些器官也给他带来许多麻烦。”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王丽琨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债券基金 田纪云 信用卡提现 曾荫权 滑膜肉瘤 贯彻新发展理念 孙立平 一期一会 武警部队 alphago 上海人口 廉政准则 全面深化改革 肖亚庆 张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