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特稿 > 正文

理解关键转型的一个理论框架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6月01日
李·阿尔斯顿 马库斯·安德烈·梅洛 贝尔纳多·米勒 卡洛斯·佩雷拉
 

李·阿尔斯顿 马库斯·安德烈·梅洛 贝尔纳多·米勒 卡洛斯·佩雷拉

  一、引言

  当一国权力组织就制度(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如何影响结果的信念发生一系列转变时,这个国家就将经历一段关键转型的历史时期。关键转型可能使一个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更加开放,也可能使一个国家更具排他性。经济和政治发展离不开具体背景,不存在现成的处方。

(①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是说,经济和政治有多种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尽管已有的成功事例表明经济和政治需要开放。我们不认为经济开放应该先于政治或与此相反。历史上这两种路径都出现过,也有着经济和政治开放度相对均衡的事例。我们的著作(Alston et al,2016,即将出版)在研究1964年至2014年的巴西时,对此给予了详细论述,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依情况而定的重要性以及制度依赖的内涵。该书对近期关于发展和制度的文献进行了评议,在详细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有助于理解巴西发展的框架。对此,我们参照了许多人的文章:Acemoglu and Robinson(2006,2012);Eggertsson(2005);Greif(2006,2012);Mokyr(2009);North、Wallis and Weingast(2009);North et al(2012)以及Schofield(2006)。)当然,还有许多这方面的其他文章。我们与很多文献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的分析依赖于很多当今发达国家曾经的历史。相对稳定的时期是常态,制度只在边际上发生变化。令我们迷惑的是,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没有通过(或已经开启却没能成功实现)关键转型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即使它们有先例可循。(①在我们讨论领导力时,我们将再次回到角色模范(role models)这一问题。Greif(2006,第195—196页)分析了角色模范的重要性:“当存在可供效仿的角色时,人们更愿意尝试这类全方位变革,因为一项已知的可选择制度更容易产生好的结果。”)谈到效仿,我们并不是说制度可以被直接引入,而是说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对当今发达社会的关键性因素有一个好的理解。这些关键性因素包括法治,清晰、安全、得到公正实施的财产权,诚实能干的官僚人员,以及开放的和竞争性的经济和政治体制。(②此处,我们并不是说存在发展的秘诀,秘诀其实是不存在的。开放型社会的制度随着不同时期信念的改变而改变,每个国家转型的方式取决于它们的历史先例及同时期的政治和经济禀赋。)本文提出的框架由几个相互关联但很少得到探讨的概念组成,我们首先在静态条件下界定这些概念,然后以此说明它们如何造就了制度的变革或持续的动力变化,(③Eggertsson(2005)分解了制度不完善(imperfect institutions)的影响因素,借此,他认为参与人能够意识到哪些制度会带来更多的经济增长。Eggertsson把主要责任归咎于社会模范。我们在后续讨论信念这一概念时将回到这一问题。Eggertsson(2005,第151页)、Greif(2006)和Schofield(2006)在讨论经验和冲击对信念(精神模范)所起的作用时与我们的观点最为接近。)其中关键性的概念有:机会窗口、信念和领导力。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把这些概念与主导网络(dominant network)、制度及经济政治结果相结合,以生成一种动态变化。然后,运用这一框架来解释阿根廷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的经济和政治发展。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