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增长:快与慢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2月01日
安德鲁·霍尔丹

  本文的主题是经济增长。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常规话题。在媒体上,经济学家大部分时间都在讨论增长及其统计指标GDP。然而,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不应过度关注GDP。例如,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充分认识到,GDP只是对社会福利水平的部分测量,且往往并不完善。 ①Stiglitz、Sen and Fitoussi (2009).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并非所有可计量的都是重要的。

  尽管如此,持续的经济增长仍然是提高社会生活水平的唯一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以中国和意大利两国经济为例,1990年两国国民总收入大致相同。②以目前的购买力平价汇率计量的总量。此后中国年均增长率超过10%,而意大利不足1%。20多年后的2014年情形如何?按照复利的计算方法,2014年中国国民总收入为意大利的8倍。中国每18个月就会创造出一个与意大利规模相当的经济体量,每个季度创造的经济规模与葡萄牙相当,每个月创造出一个与希腊规模相当的经济体量,每周创造的经济规模相当于塞浦路斯的经济规模。这些可以计量的指标有时确实很重要。

  当前的政策辩论也表明了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增长一直表现不佳。危机前的10年间,发达国家年均增长3%。危机发生以来,增长率降至1%。世界增长由快转慢,人们开始担心“长期停滞”即将到来,所谓长期停滞是指经济增长将长期低于正常水平。①Summers (2014), Vox-EU (2014).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有过同样的担忧。②Hansen (1938).

  近年来的低速增长究竟是危机之后的短暂现象还是经济趋势中的长期低谷,尚无法确定。悲观论者对过度负债、财富差距扩大、人口老龄化加剧和教育停滞等问题心存忧虑。③也可参见Gordon (2012, 2014), Summers (2014), Cowan (2014)。乐观派则欣喜于数字技术领域的新一轮产业革命。④也可参见Brynjolfsson and McAfee (2014), Mokyr (2014), Arthur (2011)。鉴于经济增长对生活水平的重要影响,两派观点之间的交锋是当代的关键问题之一。

  为深入理解这一交锋,我们不妨从长期视角考察历史上的经济增长模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经济增长经历了不同阶段的交替,既有长期停滞的时期,也有不断创新的时期。理解不同增长阶段的社会和技术决定因素,有助于探明当前可能导致长期停滞或不断创新的具体因素。⑤有些研究侧重于从需求不足的角度讨论长期停滞[例如,Summers(2014)]。本文重点关注供给方面的结构性因素。从萨伊定律的角度来看,供给创造自己的需求或者供给不创造自己的需求,中期内两者区别并没有那么大。

  下文从经济学、历史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等视角进行综合讨论。如果一定要找出这些视角的公分母,那就是我们两耳之间的大脑。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指出,大脑的思考方式有快与慢两种。⑥Kahneman (2012).当我们理解经济增长的时候,或许也是如此,而且出于许多同样的原因。

经济增长的短期历史

  图1展示了1750年工业革命以来人均GDP对数的变化趋势。如果不考虑战争影响,过去250年来人均GDP呈直线上升趋势,增长率约为年均15%。这意味着每一代人的生活水平都会比上一代提高1/3。经济增长持续提升了生活水平。

经济1

  虽然增长较为平稳,但并非恒定不变。历史上间或发生的战争、经济萧条和金融危机会造成经济停滞甚至下滑。阶段性的技术创新又使经济前景好转,显著提升生活水平。然而,经济衰退只是暂时的,经济大踏步前进是持久性的。在过去的两个半世纪中,与持续创新相比,长期停滞几乎微不足道。

  为解释1750年以来生活水平的提升,经济学家通常将这段历史分成三个创新阶段。每个阶段都伴随着社会的生产可能性边界的向外大幅扩张。①Gordon (2012).第一阶段是从18世纪中叶开始的工业革命;第二阶段是起始于19世纪下半叶的大规模工业化时代;第三阶段是在20世纪下半叶开始的信息技术革命。

  这三个创新阶段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都产生了一系列通用技术(GPTs)。②Bresnahan and Trajtenberg (1996).这些技术的应用领域远远超出了最初设计这些技术时所用的行业,从而普遍提升了商业运行的效率。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通用技术包括蒸汽机、纺织机和铁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通用技术包括电力、内燃机、自来水供应和卫生条件改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通用技术包括个人电脑和互联网。

  近几年增长前景逐渐黯淡,又一次强化了人们对创新主导型增长的关注,创新是否会萎缩成为长期停滞争论的焦点问题之一。一些人认为创新之源或已枯竭;③Gordon (2012, 2014), Cowen (2011).而另一些人却认为数字技术的创新之泉正在喷涌。④Brynjolfsson and McAfee (2014).长期停滞与持续创新究竟谁将占主导地位呢?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