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卷首语 > 正文

《比较》第81辑 卷首语

来源于 《比较》 2015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5年12月01日

  2016 年即将到来,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也将步入第三个年头。如何在新常态下实现“保增长、促改革”,回答“中国的崛起能否继续”的全球提问,恐怕更重要的是弄清状况,找对根源,走对方向,才能走好转型之路。许多经济学家们的老生常谈,其实都是常识,背离常识、经验、比较分析,自以为可以独创一套,是无法取得成功的。本辑《比较》围绕三个重要话题:中国经济转型和增长、比较制度分析与不平等,提供经济学家们的洞见和思考。

  第一个话题是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增长,参加讨论的经济学家有隆国强、王小鲁、许成钢、白重恩、田国强和埃里克. 伯格洛夫。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依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中国也处于增长速度换挡、结构调整阵痛、前期刺激政策消化叠加中。他们一致认为,在此背景下,进行深层次改革,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寻找新的增长源泉才是正途。隆国强强调了三点:一是转型增长的紧迫性;二是促进经济的转型增长,要特别着力推动机制的建立,包括改革国有企业、深化与专业人士流动有关的制度改革、推行有利于调动人的积极性的改革;三是一定要以全球视野,坚持在开放中推动转型,在开放中推动升级,在开放中保持中高速的可持续增长。王小鲁从消费和储蓄严重失衡的角度来讨论当前的经济政策。他认为,持续运用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做法需要反思,政策的重点应当转到适度提高消费,降低投资和储蓄,为此应当让产业投资回归市场,强化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资,降低企业的社保缴费率从而减轻企业负担,与此同时促进社保全覆盖。许成钢从软预算约束的角度,分析了当下中国高企的债务问题。他强调,中国债务的性质非常危险,其他发达国家的政府债和企业债,是以债券为主体在市场上发行,而中国债务的主体是银行,且大量以抵押贷款的形式存在。经济下滑时,抵押贷款的价值就会下降,银行坏账率会上升,严重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和财政稳定。自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些常规经济学无法解释的特殊问题,比如经济增速在下降,但实际利率在上升;实际利率上升,但投资回报率在下降;劳动力成本在快速上升,却出现了通货紧缩。白重恩将中国经济分为政策扶持部门和市场部门,用这个新的“二元结构”来解释上述特殊问题。他指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降低政策扶持部门的投资和扩张速度,为此,需要容忍增长率的暂时下降;从政策着力点来看,则要从刺激投资转向降低企业成本,如减税、降低社保缴费等。田国强则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持续大幅下滑背后的深层原因,是市场化改革不够深入,市场经济制度不够完善,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不够合理。因此,必须进行深层次的制度性方面的市场化改革,而深化改革还是要从经济学的基准点和参照系说起,违反经济学常识,改革只有失败。埃里克. 伯格洛夫通过比较9 个成功避开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找出了这些经济体的共同经验在于转变了增长模式。他指出,要成功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融入全球价值链、更好的信息技术和产业、表现良好的FDI 、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收入均衡、金融体系等都有重要影响。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