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货币的时间价值:现代中央银行存在性的一个理论视角

来源于 《比较》 2022年第18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5月09日
经济学研究的所有现象——生产、消费、储蓄、交换,都可以“自然而然”地产生,但货币无疑是一种必须依托对未来的预期,且必须存在共识的发明。图:视觉中国
文|陆磊
 

  *陆磊,作者现任职于国家外汇管理局,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本文的观点形成部分得益于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博士后刘学的讨论。本文的写作得到了中国经济50人论坛秘书长徐剑女士的支持。文中观点不代表作者所在工作单位,文责自负。

  什么是中央银行?什么是中央银行的使命?极其直观的表述是中央银行承担两项广义职能。首要任务是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这是它的经济职能。另一项职能是保持金融稳定,即确保整个金融体系正常运行。——伯南克(Bernanke,2013),《美联储和金融危机》

1.引言

  在经济领域,人类的第一个伟大设计是“货币”。或许有些武断,但我们深信,经济学研究的所有现象——生产、消费、储蓄、交换,都可以“自然而然”地产生,但货币无疑是一种必须依托对未来的预期,且必须存在共识的发明。在货币这一发明形成2,500年后,第二个伟大设计诞生了,它就是“中央银行”。实际上,第一个设计给人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因其局限性而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烦恼。其根本问题是:所有人都关心当前和未来的价值基准,那么,价值尺度凭什么由某种稀缺的金属决定?抑或,价值尺度凭什么由某种可能滥发的纸张决定?这一问题在前工业化时代并不十分凸显。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任何币值改革或金属货币重铸在前工业化时代都是成本浩繁的系统工程。第二,前工业化时代的静态产出增长与缓慢甚至相对恒定的贵金属产量之间存在较为完美的匹配。因此,问题的产生主要集中在工业革命后的投融资需求爆发式增长,以及由此形成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现代化。事实上,中央银行是近现代的产物,它代表了一种不同于古典时代的货币秩序。尽管,人们往往把更为古老的“货币当局”指代现代中央银行。在现代中央银行完全成型前,货币当局业已存在,但实际上是一种基于财政税赋并提供流通服务的机制。恰如亚当·斯密(1776)在《国富论》中所写:我坚信,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国家,君主出于贪婪和不公,滥用了公众对他们的信任,总是持续降低铸币中的贵金属含量。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边放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