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视界 > 正文

民粹主义的经济危害:国际视角

来源于 《比较》 2022年第2期 出版日期 2022年04月01日
研究显示,20世纪末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数百万,而这一时期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对美贸易顺差激增,背后可能是劳动、补贴、担保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标准的差异。图为当地时间2022年5月6日,美国纽约,窗上贴着的招聘信息。图:视觉中国
文|纪敏

  *纪敏作者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文责自负。

  民粹主义(populism)并无严格定义,共性特征是极端强调平民大众利益,追求道德至上和大众民主,并以此制定政策和评判社会历史发展。从最初19世纪下半叶俄国“民粹派”和美国“人民党”兴起,到20世纪40—50年代后的拉美,以及当今形形色色的示威运动、地缘冲突、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背后都有民粹主义政治极化的身影。

  历史上看,政治上的民粹主义,往往伴随经济上的严重失衡甚至危机。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30年代大萧条、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等,背后都有民粹政治诱发、转嫁经济金融危机的影子。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民粹政治与新冷战思维相互裹挟,赤字货币化、贸易保护等民粹经济政策愈演愈烈,贫富差距显著扩大,近期新冠疫情冲击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动荡,值得高度警惕。

一、全球民粹主义迅速膨胀,政策影响力显著上升

  民粹主义通常与经济金融危机相伴而生。相比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的情形,当下民粹主义泛滥更为广泛迅速。据瑞典智库Timbro编制的民粹主义指数,(①*该指数按欧洲33个国家260多个政党在立法机构选举得票百分比计算。)2000—2017年,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在立法机构选举中的总得票率,从11.8%上升到22.7%;截至2017年底,欧洲每10个政府执政联盟中,就包括1个或多个民粹主义政党(图1)。桥水基金达利欧(Ray Dalio)对投资者发出警告,民粹主义尤其是右翼保守势力的人气,正处于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高峰,(②*在欧洲,不仅是希腊、匈牙利等小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大国的右翼民粹势力也明显抬头;美国则是特朗普当选以来的一系列民粹化政策倾向。)强于大萧条时期。

  与传统左翼民粹相比,当下右翼民粹更倾向将危机归结于外部。在本国优先旗号下,对内反建制、反精英,对外反全球化,标榜种族、文化认同,以邻为壑大搞贸易保护。民粹主义重心由内向外转移,使其国内政治动员更具广泛性和欺骗性,对全球经济稳定的破坏性也更大。美国《外交事务》(③*“The Financial Crisis Is Still Empowering Far-Right Populists:Why the Effects Haven't Faded”,Manuel Funke,Moritz Schularick and Christoph Trebesch,September 13,2018.)杂志指出,时至今日,2008年金融危机已过去10年,我们承受了巨额的银行救助成本、财政赤字和债务,以及萎缩的经济和艰难的紧缩,但这一切损失加在一起,也许都抵不上越来越多的民粹政府上台对市场规则的破坏。尽管我们不知道下一次危机何时到来,但民粹主义正在使我们离危机越来越近。监管机构、财政部和中央银行,不仅要关注经济风险,更要关注民粹主义政治风险的上升(Funke、Schularick and Trebesch,2018)。

二、民粹主义经济政策逻辑及其批判

  民粹主义经济政策五花八门。传统的拉美式左翼内向民粹,往往采取激进的非市场政策强制再分配,并经常通过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以及汇率高估刺激经济增长。在执行这些政策时,政府通常忽视财政和外汇制约,试图通过价格和外汇管制降低通胀和赤字融资风险。当今全球化背景下,以美国为代表的右翼外向民粹,往往采取激进贸易保护政策纠正所谓的贸易失衡。以下分别以传统的拉美式通胀债务危机,以及当下美国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为例,阐述其政策逻辑及其失败的必然性。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肖子何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