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新书架 > 正文

古代的不平等:对《万年不平等史:财富差异考古》的评论

来源于 《比较》 2021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21年10月01日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出版社将于4月出版由华盛顿州立大学人类学教授提莫森·科勒(Timothy A. Kohler)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考古学教授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E. Smith)主编的新书《万年不平等史:财富差异考古学》(Ten Thousand Years of Inequality: The Archaeology of Wealth Differences)。图/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官网
文|热若尔·罗兰

  * Gérard Roland, 伯克利加州大学E.Morris Cox经济学讲席教授兼政治学教授。原文“Review of Ten Thousand Years of Inequality:The Archaeology of Wealth Differences”发表于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2021,59(3),pp.1023-1029。

1.引言

  近年来,随着托马斯·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于2014年出版了英文译本,不平等逐渐成为经济学的一个重要议题。沃尔特·谢德尔(Walter Scheidel,2017)关于暴力和不平等历史的著作为这场辩论做出了重要贡献。除了谢德尔提出的新颖论点:纵观历史,只有战争、疾病、革命和国家崩溃才能减少不平等,像我这样作为经济学者的读者还惊讶地发现,考古学家已经找到方法衡量遥远过去的经济不平等。例如,衡量不平等的一个依据是坟墓或墓地中发现的物质财富的差异。谢德尔描述了三万年前更新世时期的松基尔(Sungir)遗址,这是一个专注狩猎采集的社会。一名成年男子与3000颗象牙珠子和其他吊坠以及象牙戒指埋在一起。一些孩子拥有数以万计的象牙珠子和大量珍贵物品,比如猛犸象牙制成的矛和各种艺术品(Walter Scheidel,2017,第31页)。墓地随葬品的分布被用来计算基尼系数。那么,关于古代的不平等及其原因和后果,我们可以从考古学中了解到什么?

  《万年不平等史》(Kohler and Smith,2018)由亚利桑那大学出版社出版,其中有11章探讨了古代的财富不平等问题:前两章着重讨论概念和方法论问题,接下来的九章分析案例研究。全书最后一章总结经验教训并概述其他研究的统计数据。

2.一项雄心勃勃的工程

  这本书光看书名就颇为引人注目。哪位社会科学家不想发现人类历史上不平等动态的关键因素?这一雄心壮志在该书的两位编著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趣味横生的引言章节提出了许多基本问题。不平等的根源是什么?它如何持续?如何解释它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化?

  一个主要的假设是,可能由于动植物的驯化,人类群体规模不断扩大,导致不平等加剧。群体规模扩大也许会通过各种机制加剧不平等。其中一种机制是成功解决群体间的冲突,增加财富和声望。古代社会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不平等如何代代相传。人种学研究确定了三种财富类型:(1)象征财富(embodied wealth)(规模、技能、繁衍成功),(2)关系财富(社会关系)和(3)物质财富。只有后者可以很容易在几代人之间传递,但即便如此,也取决于物质财富的种类及其可存储性。群体规模越大,就越有可能更好地保护物质财富不受外部群体的侵扰,从而在群体规模和不平等之间建立联系。在社会内部,不平等可以通过各种机制产生:(a)强迫他人工作的能力,(b)从他人劳动中获取盈余的能力,(c)贮存特定宝贵资源的能力。有大量文献探讨了这些问题,不少作者强调,不平等的动态演变与下列因素相关:特定类型资源的地理丰富程度;技术(开发资源的能力、运输方式,以及抵御外部敌人和群体内部冲突的能力);博弈的政治和法律规则,特别是关于财富转移的规则,以及这些规则的稳定性(例如参见Flannery and Marcus,2014)。其中许多联系只是在理论上得到了部分探索,实证层面的探索则少之又少。

  不管怎样,读完这本书后,你会意识到,引言章节中概述的雄心勃勃的研究项目大部分仍在进行之中。书中报告的研究(仍然)未能解释古代人类历史上不平等的成因和后果,并为我们提供启发。这本书更准确的书名应该是“考古学家衡量古代社会的不平等”。将书中的各项研究结合在一起的,是人们希望尽可能更好地使用考古数据来定量测算不平等。不平等定量测算的价值不言而喻。当前所有文章使用的主要衡量指标是基尼系数。基尼系数在考古学家中颇受欢迎,原因和经济学家一样:它将有关财富和收入分配的可用信息汇总为一个简单的数字,便于直观地进行解释。书中的大多数文章细致描述了所研究的墓葬遗址,并详尽说明了如何计算相关遗址的基尼系数,还根据所用方法的变量给出了备选数字。

3.用考古数据衡量不平等面临的挑战

  毋庸置疑,根据考古数据衡量不平等面临诸多挑战。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古代社会没有留下书面文件之类的东西,更不用说关于收入和财富分配的统计数据,我们可以从这些社会中恢复的数据十分匮乏。使用墓地遗址的数据衡量财富不平等,听起来虽然既有趣又聪明,但也存在严重的缺陷。除了墓地往往不能代表人口这一事实,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多数人并没有随葬任何贵重物品或人工制品。这样得出的基尼系数通常远高于其他测算值,毕竟后者是基于房屋大小或出土的人工制品、珠宝饰品等贵重物件计算而得。因此,该书的大部分章节都使用了某种衡量住房空间分布的方法,而极少报告墓地的调查结果。唯一的例外是第2章,报告了来自哥伦比亚梅西塔斯(Mesitas)遗址的数据(根据墓地计算的基尼系数为0.95,根据房屋大小和人工制品计算的基尼系数约为0.2),以及第9章,报告了来自大约2000座美索不达米亚坟墓的大量数据。同样,在这种情况下,基于坟墓物品估计货币价值分布的基尼系数在0.8以内,基于大量房屋数据集的基尼系数在0.37—0.5的范围内。因此,它们显然不具备可比性。使用房屋大小计算基尼系数似乎优于使用墓地,因为观测结果中的零值会少很多,不过各章的作者也仔细讨论了使用房屋数据的各种陷阱,以及他们试图绕过这些陷阱的方法。房屋大小并不必然与财富有关。住房需求随生命周期和后代的数量而变化。储物空间更多与收入而非财富有关,庭院的大小也可能很重要,而不仅仅是房屋的面积。有些建筑可能并非居住房屋,而是宗教场所或公共建筑。书中的各个章节详细阐述了所有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没有统一的解决办法,只有对古代社会有特别的了解,才可能帮助克服其中的一些难题。

  表1总结了这本书的主要研究结果。在计算基尼系数的13个遗址中,6个来自北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密西西比腹地、普韦布洛西南部和亚利桑那州南部)和中美洲及南美洲(瓦哈卡和哥伦比亚),一组遗址来自中国,一个来自印度,一个来自东非,三个来自中东,还有一个来自北欧。遗址主要出自美洲表明,涵盖的地点不是随机取样。正如这本书的主编们承认的,章节的选择与可用来计算基尼系数的数据有关,但更与参与这类测算的研究人员的兴趣有关。从表1可以看出,使用美洲遗址数据的优点之一是这些数据是新近的,因此保存得更好,有助于测算。另外,这些数据通常与没有多少时间发展成复杂国家结构的文明有关;目前尚不清楚我们能从这些数据中了解到多少与发展出更复杂国家结构的文明相关的不平等动态。如果我们相信大多数人类社会经历了类似的发展阶段,正如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的那样(例如参见Flannery and Marcus,2014),这就不是问题。然而,不同的早期人类社会也可能发展出不同的制度,或者更一般地说,发展出不同的特征,进而影响它们后来的发展。如果是这样,那么考古遗址的跨国比较可能就意义有限。显然,考古学家将继续探讨这些问题,直到人们更好地了解不同社会比较历史发展的基础条件。

 
 

  遗址选择的一个重要方面(考虑到空间比较需要注意的事项)是,这些遗址涵盖了狩猎采集社会(第4章)、园艺社会(horticulture society)(第2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和农业社会(第8—10章)。米兰诺维奇等人(Milanovic、Lindert and Williamson,2011)提醒我们,农业社会比园艺社会更不平等,园艺社会则比狩猎采集社会更不平等。原因是,维持不平等需要社会中较为贫穷的人有足够的物资以繁衍后代。因此,需要有比这一最低标准更高的盈余,才能产生更大的不平等。农业社会能比园艺社会产生更多的盈余,而园艺社会又比狩猎采集社会能产生更多的盈余。比较书中这些不同社会的基尼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农业社会的基尼系数总体上高于园艺社会和狩猎采集社会;但只有一篇文章研究狩猎采集社会(第4章),而讨论农业社会的章节(第8—10章)报告的基尼系数一般都在0.3以上,对园艺社会的基尼系数的测算则有些混乱。

  从表1还可以看出,鉴于上述困难,最广泛使用的衡量指标(13个中有8个)与住房或居住场所的大小有关。另一个衡量指标基于不同遗址发现的人工制品、贵重器物,在某些情况下还有鹿和鲑鱼骨头的遗骸。其中一些指标可谓简单粗暴,但遗址之间的比较也更加困难。

  其中一个最有趣、可能也最有潜力的方法是,对同一个遗址分析其随时间变化的不平等现象。许多(甚至是大多数)考古遗址都有多个时期的遗迹,而我们有碳-14年代测定法,这已经成为估算特定物体年代的常规技术。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北岭遗址(第4章),作者确定了三个时期:公元200—400年、公元400—700年和公元700—1000年。这些时期人口增长显著,尤其是在第二和第三个时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衡量不平等:房址面积、鹿和鲑鱼遗骸以及各种人工制品。住房和食品残留的基尼系数随时间变化不大,只是后者的基尼系数高于前者。根据不同的衡量指标,一些微弱的证据表明,不平等随着以火裂纹岩石密度测量的人口规模而增加。这里还使用了合作的衡量指标,其中之一是存储区的大小(面积越大表明共享越多,因此合作也更多)。研究结果显示,随着总体人口规模的扩大,合作似乎有所减少,这说明对稀缺资源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并导致不平等加剧。我们需要对证据持保留态度,这不仅是因为测算问题,还因为样本量太小。

  第5章探讨美国西南部的普韦布洛,其中提出证据阐明,较高的基尼系数(基于房屋大小)与更多的暴力行为之间存在相关性,这可以通过较高比例的遭受暴力创伤的人类遗骸来衡量。一种假设是,不平等加剧导致更多的暴力,但很难做出因果推断。不管怎样,更多的暴力通常伴随着不平等程度降低,这与谢德尔的研究结果一致。

  第6章探讨亚利桑那州南部的霍霍坎(Hohokam)遗址,该地虽然有经济发展的痕迹,但基尼系数在公元400—1450年间几乎没有变化,这表明不平等与经济发展之间未必存在强烈的相关性。

  第9章分析了美索不达米亚的不平等演变过程。这项研究一个特别有趣的方面是,由于泥砖墙壁的盐浓度较高,卫星数据被用来制作地下建筑模型的QuickBird图片。多亏了这些卫星数据,作者们得以建立46个不同遗址的大量房屋样本。此外,这些数据涵盖了从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500年的漫长时期。有趣的是,基于住房数据的基尼系数在这段时间内似乎始终保持稳定。

4.我们了解到什么?研究方向有哪些?

  根据这本书的实证研究结果,我们能否就古代社会财富不平等的原因和后果得出任何结论?

  最后一章试图从该书呈现的数据以及其他关于不平等的研究中提炼结论。人口规模的增长与不平等之间没有显著的相关性。这或许是一个数据问题(*在研究过去200年的不平等时,我们掌握的富人数据多于穷人数据,但在考古数据中,富人的数据非常稀缺,也更难找到,因为物质财富可能被盗墓者掠夺,也可能被隐藏起来,甚至随时间推移被重新分配。),但也可能反映了其他因素。譬如,我发现,大量数据资料显示,在三千多年的时间里,美索不达米亚并没有形成真正的不平等趋势,这一点令人震惊。

  我认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制度的多样性可能导致经济发展与财富不平等之间有不同的相关性。最后一章暗示制度差异可能起着一定作用。显然,专制政权要比包容性强的政权更不平等,可惜我们对古代的制度知之甚少。从这个角度看,特里杰(Trigger,2003)提供了关于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南部、中国商朝、墨西哥河谷、玛雅、印加和约鲁巴文明制度的定性数据,极具特色。我们对世界各地不同制度的决定因素所知更少。达尔·波、赫尔南德斯和马祖卡(Dal Bo、Hernandez and Mazzuca,2015)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理论,涉及各国如何应对经济繁荣招致的外敌攻击,以及较高的不安全感阻碍投资的现实。梅沙尔、莫阿夫和尼曼(Mayshar、Moav and Neeman,2017)则认为,在古代,生产条件更加透明,导致土地私有产权的缺失,农民被迫向政府缴纳规定数量的产出。我最近着手收集关于古代社会制度的数据(Roland,2018,2020),其中使用了涉及法律、政治制度乃至社会规范的历史和考古资料,再加上古代贸易条件的数据,覆盖了100多个国家。很多国家是有着广泛私有产权的市场经济体;另一些国家则类似中央计划经济体,没有产权并由政府配置资源。这些制度差异对于理解当今世界的文化差异,尤其是中国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我们有必要更好地了解这些制度差异的根源。初步研究结果倾向于表明,生产条件(土壤、自然资源)的异质性促使人们利用贸易所得发展市场经济,而生产条件的同质性则导致任务专业化和官僚资源配置。在这些制度差异的背景下研究不平等的作用将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使用考古数据衡量古代的不平等,显然是经济学家和社会科学家的一大兴趣所在。无论如何,将不平等的量化指标置于古代社会的社会经济关系和总体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中,将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

  (颜进宇译)

  参考文献

  Dal Bó,Ernesto,Pablo Hernández,and Sebastián Mazzuca.2015.“The Paradox of Civilization:Preinstitutional Sources of Security and Prosperity.”NBER Working Paper 21829.

  lannery,Kent and Joyce Marcus.2014.The Creation of Inequality:How Our Prehistoric Ancestors Set the Stage for Monarchy,Slavery,and Empire,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Kohler,Timothy A.and Michael E.Smith.2018.Ten Thousand Years of Inequality:The Archaeology of Weatlth Differences.Tucson: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

  Mayshar,Joram,Omer Moav,and Zvika Neeman.2017.“Geography,Transparency,and Institutions.”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11(3):622-36.

  Milanovic,Branko,Peter H.Lindert,and Jeffrey G.Williamson.2011.“Preindustrial Inequality.”Economic Journal 121(551):255-72.

  Piketty,Thomas.2014.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Roland,Gerard.2018.“Comparative Economics in istorical Perspective:Presidential Address for the 2018 Association for Comparative Economic Studies Meetings.”Comparative Economic Studies 60(4):475-501.

  Roland,Gerard.2020.“The Deep Historical Roots of Modern Culture: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48(3):483-508.

  Scheidel,Walter.2017.The Great Leveler.Violence and the History of Inequality from the Stone Age 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Princeton,NJ: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Trigger,Bruce G.2003.Understanding Early Civiliza tions:A Comparative Study.Cambridge,U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