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平台模式中的跳单问题——以“陆勇案”与“数字音乐案”为例

来源于 《比较》 2018年第4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8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文|于立 王玥 杨童

  *于立,经济学教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天津财经大学原副校长;王玥、杨童,天津财经大学法律经济分析与政策评价中心博士研究生。本文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1272190)的后续成果。

一、平台模式的兴起与跳单现象

  与互联网经济(Internet Economy)并行有几种称谓,如数字经济(Digital Economy)、信息经济(Information Economy)等,(*1 信息经济与信息经济学差别较大,后者侧重研究经济主体在信息是否对称或完备条件下的博弈问题。)有时也统称为新经济。它们之间共性较多,但也存在一定的区别,比如互联网经济强调基于平台作用的网络和网络效应,数字经济和信息经济强调产品(服务)的生产技术和行业特征。互联网经济学(Internet Economics)的核心是平台模式(Platform Model)及相关问题。平台模式分实体平台模式和网络平台模式,但由于网络平台模式日益兴旺,即使原先属实体平台模式(如购物中心、房屋中介等),也越来越与互联网相融合。大量实体平台(如实体书店、百货商店)的倒闭或萎缩是有其必然性的。相应的互联网经济学正在逐步完善。但互联网经济学到底是现有经济学对互联网经济或新经济的新解释,还是彻底改写经济学?我们认为,第一,把互联网经济学视为一般经济学在互联网行业的延续和扩展比较好;第二,互联网领域确实需要新的经济学理论和相应的政策及其组合。(*2我们与互联网领域的国内外学者和实务界人士共同努力,正在编撰的《互联网经济学与竞争政策》手册对此有全面的介绍、解读和研究。)

版面编辑:杨胜忠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北京市委书记 莆田系 香港经济 德国商务签证 陈一新 雷洋案尸检 中信保 熔断 五大战区 曾荫权 东江环保 张翔 政法委书记 负面清单 中央军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