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前沿 > 正文

宏观经济学的困境

来源于 《比较》 2017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6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保罗•罗默
 

  *Paul Romer,现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新经济增长理论的首要代表人物。本文原载于The American Economist,感谢作者授权我们发表。——编者注

  李•施莫林在《物理学的困境》开篇中提到,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物理学历史中唯一在核心研究问题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的四分之一个世纪(Smolin, 2007)。宏观经济学遇到的麻烦则更大。我看到的是三十多年在学识上的倒退。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早期,很多宏观经济学家对于识别问题(identification problem)不屑一顾。他们当时并未意识到从联立方程组的各变量的观察值中找到可靠因果关系有多难。直到70年代后期,宏观经济学家们才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然而正如卡诺瓦等人(Canova and Sala,2009)近期一篇论文的题目,我们又重新“回到了起点”。当前的宏观模型使用令人难以置信的识别假设(identifying assumptions)推导出令人甚是困惑的结论。看看一位顶尖宏观经济学家在2010年发表的论文,可以欣赏到结论的荒谬程度:

版面编辑:刘明晖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