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比较》 > 视界 > 正文

诺贝尔经济学奖50年

来源于 《比较》 2020年第3期 出版日期 2020年06月01日
文| 艾伦·桑德森 约翰·西格弗里德

反对者,至亲好友

  自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本人从炸药的发明中获利开始,有关诺贝尔奖的争议就不绝于耳。有人认为和平奖是出于政治动机颁发的,并且其对“和平”的定义不精确,围绕几位和平奖得主本身也有颇多争议,因此和平奖在这六个奖项类别中受到的批评最多。争议对诺贝尔文学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它受到的大部分批评来自它对欧洲作家的过分看重,以及对许多文学大家的遗漏。当然,将数学排除在诺贝尔奖之外也让很多人感到不快,但数学界菲尔茨奖(Fields Medal)和阿贝尔奖(Abel Prize)的出现已经缓解了一些人的不快情绪。

  经济学和文学、和平一样,都是诺贝尔奖争议最大的领域之一。首先,正如一句著名的俏皮话所言,“经济学是唯一一个两个人可以因为相左的意见而分享诺贝尔奖的领域”。冈纳·缪尔达尔(Gunnar Myrdal)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于1974年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尤金·法玛和罗伯特·希勒也于2013年共同获奖。(*12.彼得·汉森与这两位共同获得了2013年的奖项。)1976年,米尔顿·弗里德曼因其在消费函数和货币理论方面的研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但由于他同其他“芝加哥小子”(Chicago Boys)一道与智利皮诺切特政府的来往,他的获奖也受到了一些人的诟病。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对乔治·布什的持续批评,为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增添了政治色彩,并可能削弱了他早些时候在国际贸易理论和模式中做出的重大贡献。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围绕全球金融危机、随之而来的衰退以及哈里·马科维茨(Harry Markowitz)、默顿·米勒和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e)的模型展开批评,认为他们低估了风险,这一批评也是对经济学奖的尖锐反对之一。约翰·纳什于1994年的获奖(*13.与约翰·海萨尼和莱茵哈德·泽尔腾共同获得。)引起了一些关于他的反犹太主义倾向和心理健康的评论。同样引起的还有关于什么构成了经济学学科领域的讨论,这一讨论修正并增补了该领域的覆盖对象,使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将所有的社会科学纳入考虑范围。纳什获奖7年后,一部讲述他一生的长篇传记剧情片《美丽心灵》于2001年问世,这部由朗·霍华德(Ron Howard)执导,罗素·克劳(Russell Crowe)主演的电影总票房超过3亿美元,并且赢得了四项奥斯卡奖,无疑是所有经济学家“传记”中收入最高的一部。这部电影改编自1998年西尔维娅·娜萨(Sylvia Nasar)的同名小说。

  经济学奖得主的贡献绝大多数限于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和学术会议上的报告。除了偶尔在全国性报纸上发表专栏文章外,这些学者一直远离公众视线。但也有例外:弗里德曼和萨缪尔森多年来一直在《新闻周刊》(Newsweek)的双周专栏中论战不休;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为《商业周刊》(Business Week)撰写专栏长达19年;十多年来,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社论版的双周专栏文章中,系统地抨击了历任共和党总统、大老党(GOP,共和党的别称)的国会领导人,以及右倾经济学家。2004年,乔治·阿克洛夫亲自为阿特·斯莫尔(Art Small)竞选参议员发表演讲,然而斯莫尔未能成功使艾奥瓦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失去席位。(*14。弗里德曼和哈耶克还就自由放任经济学提出了著名的论点,分别见于《资本主义与自由》(1962)与《通往奴役之路》(1944)。)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