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为什么要取消事业编制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6年10月01日
朱恒鹏 周彦

  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彦,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近期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提出“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这意味着,高校和公立医院将探索废除事业单位人事编制制度。消息传开,高校教师情绪稳定,基本没有反对声音。医生群体反应则较为激烈,或认为此举源于财政压力,质疑政府有“甩包袱”之嫌;或将这项改革解读为医疗“民营化”前奏,担忧“公益性”受损。

  [《比较》印刷版,点此订阅,随时起刊,免费快递。]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1人已赞赏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