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结构性改革

来源于 《比较》 2016年第1期 出版日期 2016年02月01日

  2当前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改革的可行措施

  2.1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改革的第一步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之所以需要改革至少存在三个密切关联的原因:

  ● 当前碳排放许可额的总过剩量已经超过了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所辖企业一年的排放量。

  ● 这种过剩侵蚀了总量控制与交易体系通过价格信号刺激有成本效益的减排活动这一预期功能。

  ● 尽管眼下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已经导致了碳泄漏,但2020年后的排放交易体系有何影响依然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现行交易体系中的跨行业矫正系数(Cross-Sectoral Correction Factor,CSCF)的复合影响(compounding impact)也削弱了2020年之前碳泄漏风险下降的程度。

  这些因素已经激发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迈开了改革的第一步。但为了使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实现预期的政策影响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为了减少碳市场中的许可额过剩,欧盟出台了一项临时措施,开始实施先减后加(backloading)机制,该机制旨在改变第三阶段的竞拍时间表。在2014年初,该机制临时从市场上撤走了9亿吨许可额,并将在2019—2020年重新投放到市场。

  除了上述临时干预手段外,欧盟委员会还提出了附加措施,即所谓的市场稳定储备计划(market stability reserve),目前该计划正处在立法程序批准阶段。市场稳定储备计划旨在为市场的供给方提供灵活性,并最终解决当前由经济周期所导致的市场失衡问题。

  此外,欧盟委员会依据2050年的预期减排目标还提出了更雄心勃勃的减排路径。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这些改革模拟措施(有些措施目前已实施,还有一些正处于提议阶段)形成的初步结果表明:

  ● 先减后加这一做法对于市场失衡的影响微乎其微。

  ● 在2020年之前,市场失衡将会进一步加剧。

  ● 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市场稳定储备机制可能需要多达十年的时间,才能建立起一个严格的碳市场。

  2.2 欧盟委员会已实施和已提议的改革措施

  2.2.1 许可额的先减后加

  为了应对第三交易阶段开始时的许可额过剩,欧盟委员会决定将9亿吨许可额的拍卖推迟至2019—2020年,希望在第三交易阶段结束之前需求会有所上升。

  此项措施的重要性在于它不会减少第三阶段可拍卖的许可额,只是改变了该阶段许可额拍卖的时间点。

  依据先减后加的这一做法,2014年可拍卖的许可额将比起初计划的减少4亿吨。2015年将减少3亿吨,2016年再减少2亿吨。

  上述9亿吨许可额将会重新注入市场,2019年回注3亿吨,2020年回注6亿吨。

  由于没有系统化的方法来解决供给方的僵化,先减后加的做法只能被视为一种权宜之计,这也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设计的缺陷所在。

  2.2.2 市场稳定储备

  为了解决供给方缺乏灵活性而导致的许可额持续过剩问题,欧盟委员会又提出了市场稳定储备的附加措施。按照最初的提议,市场稳定储备应该在第三阶段结束之后的2021年开始实施。

  市场稳定储备是一个基于规则的机制:

  ● 如果t-2年的许可额过剩比t年高出833亿吨,那么上述机制将把12%的过剩许可额加入t年的储备中。

  ● 如果许可额过剩量低于4亿吨,上述机制将从储备中取出1亿吨,并将之加入未来的拍卖限额中。

  因此,市场稳定储备是一种试图引入基于规则的灵活机制来应对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许可额平衡出现的突发事件。就长远来看,它也可以减少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供需之间累积的失衡。

  对于有参数的市场稳定储备机制能否解决巨量累积过剩这一问题,必须依据不同的情境假设进行评估。

  2.2.3 更雄心勃勃的减排路径

  第三阶段的排放限额可转化为线性减排途径,即2013年以2084亿吨许可额为起点,然后逐年减少174%。此减排方式会让2020年的排放量比2005年低21%。

  欧盟委员会在2014年1月提出了《2030年气候和能源政策框架》(2030 Framework for Climate and Energy Policies),2014年10月该提案得到了欧洲理事会的支持。依据此框架,目标路径的减排量在2020年之后将会以每年22%的速率增加,到2030年时将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43%。

  2.3 预测排放许可额的需求

  针对各种改革方案影响的任何模拟,都是基于对延续至2030年的排放路径的预测。

  利用排放量和以GDP衡量的经济活动之间的历史关联,同时监控燃烧行业和工业部门之间的不同排放强度,我们可以获得平均GDP以每年增长0—2%时的排放路径,如图2.1所示。

sj

  此外,图2.1还给出了第二阶段的目标排放路径,即每年1.74%的减排量,以及从2021年开始每年2.2%的强化目标路径。

  目标路径中2013年20.84亿吨的排放限额被标准化为100,其余各年的目标排放按照此标准进行调整。

  基于这些排放预测,我们可以完成很多模拟过程,以更好地了解有效改革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所需的步骤。

  作为排放的参考路径,我们假定2020年之前的GDP增长率为0.5%,此后以1.0%的速率增长。

  在比较预测的排放量与目标路径后,我们得出了许可额将持续过剩的结论。在第三阶段开始时,过剩比例达到9%。2020年之后,过剩或许还会持续下去,这取决于GDP的实际增长率。

  2.4 第三阶段闲置的许可额

  能源咨询公司(Ecofys,2015)指出,到2020年,新进入者的储备(New Entrants’ Reserve,NER)和生产能力较低企业的闲置许可额将高达5亿—9亿吨。

  依据《欧盟排放交易体系指令》和本指令中的拍卖条例,这些许可额将在2020年进行拍卖,这意味着第三阶段结束时的预期过剩将增加。有些欧洲议会议员(MEP)已经开始呼吁将这些许可额转移至拟议的市场稳定储备中。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